拉季舍夫: 俄国第一位知识分子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1-09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弗拉基米尔?加夫里洛夫的画作《亚历山大?拉季舍夫》。 直至今日,世人皆知 俄罗斯 大诗人普希金,他关于自己的预言准确无误:“我不会完全死去”,“我将长久地受到人民的热爱”。而普希金所崇敬的一个人,却似乎已被人遗忘,尤其在俄国以外的地区,如今有多

弗拉基米尔?加夫里洛夫的画作《亚历山大?拉季舍夫》。

直至今日,世人皆知俄罗斯大诗人普希金,他关于自己的预言准确无误:“我不会完全死去”,“我将长久地受到人民的热爱”。而普希金所崇敬的一个人,却似乎已被人遗忘,尤其在俄国以外的地区,如今有多少人还知道拉季舍夫呢?

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拉季舍夫,生于1749年,比1799年出生的普希金年长整整50岁。他们同时在世的时间只有两三年,拉季舍夫1802年自尽谢世时,普希金只是个3岁的娃娃。长大后的普希金爱上了民间文学,爱上了拜伦的浪漫主义诗歌,也喜欢杰尔查文的公民诗、拉季舍夫的自由诗(甚至模仿他的作品),更注意到拉季舍夫的一本《从彼得堡到莫斯科旅行记》(1790)。此书共分25章,叙写作者所到过的城市。当时普希金每月薪水仅600卢布,却花200卢布买了一本。在此书问世25年后,他仿照此书题写了共分12章的随笔集《从莫斯科到彼得堡旅行记》。

拉季舍夫因他的“旅行记”惹了大祸,遭了大罪。此书猛烈抨击俄国农奴制,辛辣讽刺贵族官僚,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审看后大发雷霆,斥责拉季舍夫是一个比农民起义领袖普加乔夫“更坏的暴徒”,结果被判处死刑,后改为流放10年。他是俄国最早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去的作家、哲学家、思想家,比19世纪20年代的“十二月党人”还要早30多年。在遥远、荒僻、寒冷的西伯利亚,可想而知,拉季舍夫过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惨痛生活。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一代代俄国知识分子之中,都有不少人被押送到那座“没有屋顶的大监狱”,那个“枷锁和死亡之乡”。

普希金赞赏拉季舍夫的思想和精神,曾公开表示自己是“跟随拉季舍夫之后讴歌自由”的人,他自己之所以“长久地受到人民的热爱”,那是“因为我在残酷的时代将自由歌颂,因为我用竖琴唤起善良的感情”。那么,在残酷年代里“讴歌自由”的拉季舍夫,其实也该“长久地受到人民的热爱”。

普希金也充分肯定拉季舍夫的文学成就,在1823年给一个朋友的信中写道:“在一篇关于俄罗斯文学的文章中,怎么可以忘掉拉季舍夫呢?那我们还记得谁呢?这种忘却不可原谅。”

“家喻户晓的自由思想”,这是普希金从拉季舍夫一生中看到的最珍贵的东西。他在《从莫斯科到彼得堡旅行记》中写道:“任何财富也买不到家喻户晓的思想所产生的影响。任何政权,任何统治阶级都抵制不了印刷品这种炮弹具有的摧毁一切的力量。思想,这是一个伟大的字眼!人的伟大不在于思想又在于什么?应该让思想自由,就像人应该自由一样,并在法律的范围内,完全遵守规定的种种法度。”

俄国政治和宗教哲学家尼古拉别尔嘉耶夫(18741948)在其名著《俄罗斯思想》里称颂拉季舍夫是俄罗斯第一位真正的知识分子,他的受迫害开始了俄罗斯知识分子的殉难史,当他在《从彼得堡到莫斯科旅行记》中说“看着我的周围,我的灵魂由于人类的苦难而受伤”时,俄罗斯知识分子就庄严地诞生了。

将启蒙思想带回俄国

拉季舍夫本人并不出生在“苦难”家庭,而是萨拉托夫省一个拥有土地的贵族家庭,在父亲的庄园里度过快乐的童年。他最早的老师其实是庄园里的奴隶,他们教他阅读和写作,给了他终身受用的教益。别看叶卡捷琳娜女皇后来判他死刑,她的加冕典礼举行时,他还被选为“贵族优秀子弟”,当过少年侍卫,后被保送到彼得堡贵胄军官学校,课余曾进皇宫伺候女皇及皇室其他成员的起居生活。

1766年,17岁的拉季舍夫被派到德国莱比锡大学学习,主修法律。他在课余读得最多的是卢梭、伏尔泰等法国启蒙思想家的著作。5年后毕业回国,他明确表示将“为祖国的利益献身”,要把“自然法则”、“契约”等启蒙主义思想带回俄国。他希望自己能参加制定新法律(叶卡捷琳娜有此允诺)的重要工作,结果事与愿违,只能在参议院里做一些注册登记一类的琐事。不过,身在立法机构,他毕竟能接触到不少案件,也终于目击到人类的许多苦难:地主欺压折磨农奴,农民造反引起动乱,政府“用小口径手枪和大炮”加以镇压,等等,使他领悟到专制政府的强权、威势,开始感到自己的灵魂在受折磨,在受伤。

18世纪最后二三十年是世界动荡巨变的时代,17751783年美国独立战争,17891799年法国大革命,暴风骤雨一般涤荡这个世界。拉季舍夫就是在这个历史时期成长、成熟的,他称颂乔治华盛顿这样的革命家,赞扬由攻占巴士底狱爆发的法国大革命。从德国留学回来后,他倾心于以互助和友爱为宗旨的“俄国共济会”,与共济会成员、作家、出版家尼古拉伊凡诺维奇诺维科夫(17441818)结为知友。

诺维科夫通过其创办的《雄蜂》等杂志宣扬法国哲学家狄德罗、卢梭的启蒙主义思想,大胆揭露贵族地主的愚昧无知,嘲讽他们空虚的寄生生活,在俄国历史上,他是公开批评政府,尤其是抨击农奴制的第一人。拉季舍夫与他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诺维科夫作品中的辛辣讽味、填膺义愤对他写作《从彼得堡到莫斯科旅行记》有重要影响。他们也同命运、共甘苦,1791年拉季舍夫被女皇流放去西伯利亚,第二年诺维科夫被女皇下令监禁。

拉季舍夫一直虚心向法国哲学家、思想家求取精神养料,在翻译马布利一部论希腊史的著作时,他进一步认识到“专制政体最违背人类的本性”,“统治者如若不公正,人们有权将他作为最大的罪犯加以审判和惩治”,他希望有“革命的声音”驱散奴隶制的黑暗,唤来一个光明的。

汲取启蒙思想是为了在俄国鼓吹自由、平等,为此目的,从1789年到1790年,拉季舍夫撰写了4本书。他在《关于谁是祖国的真正儿子的谈话》一书中指出,贵族的大多数代表不能享有被誉为“爱国者”的权利。不过,彼得堡一个诚实、主持公道的贵族倒成了《从彼得堡到莫斯科旅行记》的主角,他或许就是作者自己,以一次假想的旅行,描述沿途所见所闻、所接触交谈的人物,揭示叶卡捷琳娜二世统治时期的俄国状况。此书题词为“庞大、丑恶、多胃、发疯的兽”,所谓“兽”显然是指俄罗斯帝国,而书中把“沙(伊朗国王)、可汗、国王、大公、纳勃布(印度长官)和苏丹”集于一身的梦想者,显然就是俄国沙皇。

叶卡捷琳娜二世在位34年(17621796),18世纪下半叶的俄国都在这位女皇的统治之下。她原是德国人,其父是德国将军公爵,由于各种关系,她被伊丽莎白女皇选中,远道而来嫁给彼得三世(彼得大帝的外孙),两人关系始终不和,各有婚外情。彼得三世登基后所实行的内外政策怪诞不经,宫廷内外怨声载道,她便依靠近卫军发动不流血政变,夺取皇位,彼得三世被囚禁数日后神秘死亡。

这个德国女子绝非凡庸之辈,她一到俄国就苦学俄语和东正教义,立志做个“地道的俄罗斯人”,戴上皇冠后便自诩为“俄罗斯人民的选择”。她多次发动对外战争,攻打土耳其,瓜分波兰,扩张领土,增大版图,使俄国成为欧洲第一大国。她也重视文化、教育,吸纳欧洲人才,收藏西欧名画,派遣学生出国深造,创办女子学院。她的政治、经济改革取得一定成效,以致被誉为可与彼得一世媲美的“大帝”。

她也爱读伏尔泰、狄德罗、孟德斯鸠的著作,与这些思想家长期通信,狄德罗甚至成了她所进行的“改革”的顾问,似乎真要把他们的启蒙思想引进俄国。她还下令设立“外国图书俄译促进会”,有100多名会员,拉季舍夫是其中之一。但是,历史学家们指出,“她很狡猾”,她所做的这一切只是她的一场“游戏”,她企图让欧洲人相信她是一个“新型的、开明的”俄国统治者,而当法国大革命一爆发,立即终止改革,把那些要求实行启蒙思想、取缔农奴制的人或扔进监狱,或发配西伯利亚,拉季舍夫也就难逃其厄运。

雕刻家Kurdov在拉季舍夫出生的房子前为其雕刻的塑像。 惹恼叶卡捷琳娜二世

阅读拉季舍夫的书,叶卡捷琳娜二世不会不恼怒。此书把箭头瞄准了违背自由平等、天赋人权的农奴制度、专制政治和审查制度。他用事实说明农奴制“残酷”、“蛮”,农奴主是“豺狼成性的兽”、“贪得无厌的寄生虫”;他通过人物口述揭露皇宫内的糜烂生活,把沙皇喻为“强盗”、“叛徒”;他同情农民、奴隶,称颂斯捷潘拉辛这样的农民起义领袖。笔者试译书中几段文字,让读者略知一二作者从彼得堡到莫斯科的旅途中的心情,知道他如何触景生情,联想翩翩。

在俄罗斯辽阔的草原和田上,常可闻马车夫在歌唱,拉季舍夫从他们的忧伤歌声联想到俄罗斯人的灵魂:

马车跑得很快,我的车夫开始唱歌,一支照例是忧伤的歌。他熟悉俄罗斯民歌的旋律,应是知道旋律中有某些表达精神痛苦的东西。这类歌曲,几乎所有曲调都很温柔、忧伤。我们已认识到该怎样根据人民的音乐爱好去制定政府法规。在这些歌曲里,我们或许能发现我们的人民的灵魂。瞧一瞧俄罗斯人:你见他在含悲沉思。假如他想排遣他的忧郁,或如他所说,要过得开心,他就去酒馆。在他快乐的时候,他冲动,胆大,喜欢争吵。

当时的俄罗斯,到处是贫穷的迹象,从一所简陋、破烂的茅舍,拉季舍夫联想到穷人为何贫穷:

四堵墙的上半部分,整个天花板,都沾满烟灰。地板满是裂缝,积着至少两寸灰尘;炉灶没有烟囱,倒是御寒的最好办法。每天早晨,不论冬夏,这茅舍里总是烟雾腾腾;窗户上布满水泡,中午时分才有暗淡光线入室。有两三个锅(如果有一个锅里盛着些淡而无味的甘蓝汤,这茅舍就高兴不已!)。在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缺陷、匮乏和律法的滥用,也即事物苦涩的一面。在这里,或许也可看到上流阶级的贪婪本性,看到我们的贪得无厌和暴虐无道,以及穷人的无助无援。

有人饥寒交迫,有人花天酒地,从富豪餐桌上的牡蛎,拉季舍夫联想到贪官污吏的腐败,其中显然包括叶卡捷琳娜二世最宠爱的情人、爱吃牡蛎的将军波将金:

随着他在地位阶梯上越爬越高,他餐桌上的牡蛎也越来越多。当他当上总督、拥有自己的大笔钱并可任意使用政府资金时,他就如孕妇一样贪吃牡蛎。不论睡着或醒着,他想的只是吃牡蛎。连在牡蛎当令期,也不剩下一点来让别人尝尝。所有他的部属都成了牺牲品。不管发生何事,他得有牡蛎。他常给官署下命令,要立即给他派信使,把他的“重要报告”急送彼得堡。人人皆知,他的这个信使是为他去取牡蛎,而信使的路费自然不由他自己掏腰包。

被讽刺的不仅有波将金将军,还有那些名门望族的贵妇人。拉季舍夫认为,在俄国淳朴的民间文化中包含着真理、美德,他在书中用“牙齿”加以证明。有个故事说,有人遇见一群身穿节日传统服装的乡村妇女,发现她们笑逐颜开时露出的一排排牙齿比象牙还洁白,而他遇见的一些贵族阶层的淑女,却因满口腐牙而怨天尤人。

他写道:“到这儿来,莫斯科和彼得堡的女士们,看看农妇们的牙齿,学学她们怎样保持牙齿干净。她们没有牙医。她们不是每天都用牙刷、牙粉刷牙。跟你所选的任何一人嘴对嘴而,她们没有一个人会把病菌呼入你的肺部。而你们的,是的,你们的嘴可能会把细菌金一种疾病的细菌传给她们?我不敢说是什么病。”作者显然要告诉人们,生活方式有纯贞与糜烂之分,可贵的是乡村妇女的淳朴和贞洁。

从被流放到被赦免

作为思想家和作家,拉季舍夫对政府压制自由尤为敏感而憎恨。他写道:“通常的法则是:删除、抹去、禁用、撕掉、焚烧所有反对自然宗教和《启示录》的东西;所有反对政府的东西;所有个人的反应;所有与公共道德、秩序与和平不相容的东西。?可在禁止自由时,畏怯的政府不害怕亵渎神灵,却害怕批评他们自己。自由思想者经过内心的激动思考,伸出他的大胆无畏、强而有力的手臂反对权力崇拜。”

拉季舍夫是用化名出版的《从彼得堡到莫斯科旅行记》,想以此书“启蒙”一下叶卡捷琳娜二世。聪明的女皇只审阅了30页就猜到拉季舍夫为此书作者,认定他以法国雅各宾派极端激进主义鼓吹改革,“此书之目的在每一页上均甚清楚:作者深受法国狂热言行影响,企图以一切可能的方式破坏对当权者的拥戴,在民众之中煽动对其长官和政府的仇恨情绪。”她的批语为:“散布法国毒素”,“以断头台威胁沙皇”,并下令没收、销毁此书。

在俄国,此书直至1905年一直被列为禁书。她还亲自参与对拉季舍夫的审讯,判以重刑,可见她多么害怕拉季舍夫,害怕他在俄国倡扬思想自由。拉季舍夫先被拘禁在莫斯科红场东北角的造币坊地下室(普加乔夫也曾关押在此),后被押送到7000俄里外的西伯利亚流放地,戴着脚镣,跋涉了16个月的苦难历程。

俄国第一位知识分子拉季舍夫是一个意志坚强、不屈不挠的好汉,他有很多“不怕”:不怕嘲笑,不怕折磨,不怕病痛,不怕坐牢,连死也不怕。他要自己做到“像惊涛骇浪中的中流砥柱一样坚定”。在前往流放地伊里姆斯克小镇途中,他说:“你们想知道我是谁,我在干什么,我流放到哪里去。我没有变,过去、现在、将来我都一样:不是一头牲口,不是一棵树,不是一个奴隶,而是一个人!”

拉季舍夫与其妻子和两个孩子在伊里姆斯克生活了5年多。他坚持写作,完成其重要著作金俄国最早的哲学论著之一《关于人及其道德和永生》,另写了16世纪西伯利亚征服者、哥萨克领袖叶尔马克的传记。他是当地唯一有文化的人,还当医生抢救了一些人的生命。

叶卡捷琳娜二世死后,拉季舍夫被允许返回彼得堡,1801年获得沙皇亚历山大一世赦免,恢复贵族身份。他继续从事文学创作,在其未完成的“历史诗”中表达他的民主自由愿望:“所有的壁垒、要塞,都将被强壮的手击破”,“帝国和国王们将一个个消亡”。他也应邀去草拟新法,可他的提案没有一个被采纳,从而意识到亚历山大一世不可能实行改革,深感失望、沮丧,结果服下毒药,自杀身亡。

“一个具有非凡精神的罪犯”

拉季舍夫的思想、言行对后人,尤其是普希金和“十二月党人”有着深远影响。我们似可再回顾一下,敬重拉季舍夫的普希金如何为他正名。

普希金一生特立独行,敢于冒险。他不怕审查官的刻薄目光,大胆写他的诗歌、小说,颂扬“十二月党人”,称赞普加乔夫;他也不怕死,冒险与一个政治流氓决斗,以致付出生命。他尽力为拉季舍夫恢复名誉,为他写过两篇文章,第二篇写于他去世前一年。由于普希金时代沙皇政府的审查制度仍很严厉,这两篇文章自然不能通过审查,直到普希金去世近半个世纪之后,才被公之于世。

对普希金的这两篇文章,俄国学者历来有所争议,因为其中有贬低、批判拉季舍夫的文字,如附和沙皇政府声称他“反叛”、“有罪”,“其罪行看来犹如疯子行为”,“不可饶恕”,等等,有的学者因此认为,对待拉季舍夫,普希金是在沙皇政府一边,这两篇文章不应公开发表。但有更多学者指出,那是普希金为了躲过政府审查,佯装骂拉季舍夫,实际上,其真正目的是为他平反昭雪,那些贬词非议只是掩饰和遮护。

普希金一生始终保持“19世纪20年代理想”,也即拉季舍夫和“十二月党人”的理想:思想自由,反对专制,废除奴隶制度。他文章中有不少段落显然是对拉季舍夫的肯定和赞颂。例如,他写道:“拉季舍夫是个小官吏,没有任何权势,得不到任何支持,却勇敢地了出来,反对一般命令,反对独裁统治,反对叶卡捷琳娜。?他没有同志,没有志同道合的伙伴。在失败的情况下,他又有什么成功可盼?他独自一人承担一切,独自一人作为牺牲品面对法律。”

或许觉得这段话显得过于同情拉季舍夫,普希金接着便称他是“不可饶恕的罪犯”,但又马上补充一个重要段落:“然而,我们都不能不承认他是一个具有非凡精神的罪犯,当然,他在政治上狂热,有妄想,但在行动上,他具有令人惊叹的自我牺牲精神,如骑士一般廉正、耿直。”

连普希金这样的大诗人也要这样委曲求全、模棱两可,可见沙俄专制制度对自由思想的压制究竟到了什么程度,也更可见拉季舍夫经历了怎样的磨难、考验,才成了至今在俄国仍受尊敬、缅怀的“第一位知识分子”。

网络赌博游戏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