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诚集团董事长韦杰:建立新城镇基因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11-1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回顾宋代以前的城市化历程,我们会发现有两种城市化的传统:第一种是政治力量驱动的城市化,可谓由“城”而形成“城市”,城,即国家构建的政治中心;第二种是经济力量带动的城市化,可谓由“市”而形成“城市”,市,即民间自发形成的区域经济中心。后一种

回顾宋代以前的城市化历程,我们会发现有两种城市化的传统:第一种是政治力量驱动的城市化,可谓由“城”而形成“城市”,城,即国家构建的政治中心;第二种是经济力量带动的城市化,可谓由“市”而形成“城市”,市,即民间自发形成的区域经济中心。后一种城市化,跟今日人们常说的“城镇化”相当接近。

不言而喻,城镇化已经成为当今领导人最为关注的首要政策和课题。的城镇化建设已进入转型期,要求由速度扩张转向质量提升。未来十年史无前例的城镇化,同时也是未来经济提振内需的长期利器。发改委主导的《促进城镇化健康发展规划20112020年》规划提及,这一轮城镇化将拉动40万亿投资,涉及20多个城市群,180多个地级市,1万多个城镇,以及4亿新增城镇人口。

围绕着“人的城镇化”这一核心,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当前城镇化的重点应放在使中小城市、小城镇得到良性的、健康的、较快的发展上”。李克强总理后来也反复强调,推进城镇化,核心是人的城镇化。李克强总理刚刚结束了加拿大等国的访问行程。同期在加拿大参加相关商务活动的金诚集团董事长韦杰,正是要打造一个以人为本、独一无二的金诚新型城镇化模式。在这条道路上,韦杰像一个艺术家,不断地打磨金诚新型城镇化模式,在同一个命题上反复琢磨。

记者:您此前提到希望金诚新型城镇化模式可以通过金融、文化、医疗、教育等来修复城市快速发展造成的城市问题,请问现阶段城市化的状况如何?

韦杰:目前城市管理服务水平不高,“城市病”问题日益突出。一些城市空间无序开发、人口过度集聚,重经济发展、轻环境保护,重城市建设、轻管理服务,交通拥堵问题严重,公共安全事件频发,城市污水和垃圾处理能力不足,大气、水、土壤等环境污染加剧,城市管理运行效率不高,公共服务供给能力不足,城中村和城乡接合部等外来人口集聚区人居环境较差。

城镇化是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强大引擎。目前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3.7%,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只有36%左右,不仅远低于发达国家80%的平均水平,也低于人均收入与我国相近的发展家60%的平均水平,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城镇化水平持续提高,不仅会使城镇消费群体不断扩大、消费结构不断升级、消费潜力不断释放,也会带来城市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和住宅建设等巨大投资需求,这将为经济发展提供持续的动力。

记者:新型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是最大的内需潜力所在,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也是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请问金诚是如何建立新型城镇化全链闭环模式的?

韦杰:通过新型城镇化,金诚把旗下的产业金融全方位地融入其发展规划之中。从前期投融资推动基础设施,到产业引入过程中的资本扶持,再到负债变成资产,再资产证券化退出,金诚的新型城镇化是通过金融的力量,以实体为基底,第三产业为内容,建立自我生态的正向循环。

金诚的布局可以说是提前占领了未来经济发展的主要通道。大量资本的介入于金诚而言,是压力也是动力。我不是一个人看好某个项目去做投资,而是在带动整体金融开发的前提下去发展现代服务业。

记者:您此前多次提到在金诚新型城镇化建设中,为政府提供多样化、定制化、个性化融资服务,这些“量体裁衣”式投资是如何做到的?

韦杰:金诚采用“金诚集团+地方政府+X(产业合作伙伴)”的模式,利用资本优势将第三产业资源灌注到项目中,例如将先进的医疗技术引进合作城市,解决医疗资源不匹配问题,金诚将会在10月底前去日本参加外科学会世界总会与世界一起探讨医疗问题。在教育方面通过金融的力量,引进优质教育资源,金诚作为西交利物浦的中方重要代表,与英国文化教育协会、西交利物浦大学签署在中英教育科研合作领域的三方协议,未来两国将建立270多个合作办学项目和机构。对于近来大热的文化产业领域,通过关注未来文化消费的内容输出来构建整个文化产业链,投资古装微笑喜剧《欢喜密探》,并与10月17日定档上映。

记者:“资本全球证券化”这个概念是您经常提到,在全球化资源配置过程中,您的战略思路是什么?

韦杰:目前的基础设施比重很大,负债也很大,如果能够降低资产负债,盘活资产,获得超额回报的方法,把固定资产证券化的话,把钢筋水泥变成股票和债券,经济就可以举重若轻了。

记者:金诚为什么发展这么快,成功的秘诀在哪里?

韦杰:首先,金融的创新最终还是要回归到金融本身的创新,而不是单纯形式上的创新。金融本身不产生价值,必须服务于实体经济才能产生价值。

其次,公司发展业务的节奏还是不错的。举个例子,两年前,国家还没有推出PPP之前,我们去和政府谈判,让对方借5个亿需要花费不少精力,一年前,国家推出PPP,我们开始做新城镇,地方领导开始真正坐下来和我们谈判如何做项目。今年,地方政府领导来公司参观后,会说我们赶紧一起合作PPP项目。

最后,我们的团队比较年轻,公司一直酝酿一种良好的学习氛围,现在我们运营团队的能力已经远高于其他同行。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