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联合国秘书长竞选秘辛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10-31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自今年4月份启动的联合国秘书长半公开竞选,历时半年,终于尘埃落定。尽管迫近截止日期,但提前出炉的结果,还是令人有些出乎意料:10月5日,联合国宣布下一任秘书长最终人选: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 自2017年1月1日起,这位来自葡萄牙的

自今年4月份启动的联合国秘书长半公开竞选,历时半年,终于尘埃落定。尽管迫近截止日期,但提前出炉的结果,还是令人有些出乎意料:10月5日,联合国宣布下一任秘书长最终人选: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

自2017年1月1日起,这位来自葡萄牙的古特雷斯,将接任潘基文成为第九任联合国秘书长,成为世界瞩目的“1 for 7 billion”(一个人服务全球70亿人)的重要人物。联合国秘书长一职更多是“秘书”而不是“长”,这已经成为政治圈内公开的秘密,而投票谁当选这个“秘书”,则主要由联合国安理会,尤其是五大常任理事国所决定。在每一届联合国秘书长的安理会闭门投票过程,一直被称为政治的黑匣子,其中充满了各大国之间的外交利益厮杀与角力。

而在这次联合国历史上首次半公开竞选中,古特雷斯在最后关头,扭转竞选局面,意外获任:他并不是外界所一贯期待的,来自东欧或女性的候选人,而他在最后的联合国安理会闭门投票中,却获得了惊人一致的支持。

五大常任理事国投票内幕

“可以看出古特雷斯能当选,非常不容易,在最后闭门的安理会投票中,五大常任理事国对于秘书长的投票最为重要,要知道,一开始,古特雷斯并不是俄罗斯和所支持的对象。”据已经在联合国工作10年之久的奇里向《》介绍,美国、英国、法国支持这位来自葡萄牙的候选人,然而俄罗斯一直要求候选人必须来自东欧国家。

按照联合国秘书长选举的地区轮流原则,在前八任经历了西欧、亚洲、西欧、非洲、亚洲之后,这次将轮到东欧国家和其他地区。而在与古特雷斯进行前期的公开竞选中进行PK的最强竞争者,则恰恰是来自东欧国家保加利亚的伊琳娜?博科娃(Irina Georgieva )。

对比起来,两人的履历有不少相似之处:古特雷斯在上世纪90年代曾担任葡萄牙总理,2005年开始在联合国任职,担任联合国难民高级专员负责人至今;而伊琳娜?博科娃则在上世纪90年代担任保加利亚外交部部长,2009年,她被提名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两人都有在原国家丰富的政治履历,同时也有多年在联合国机构任职的工作经历。

加之今年上半年,外界对联合国选举女性候选人的呼声颇高,在9位候选人中有4位女性候选人,而其中不少人一直看好伊琳娜?博科娃。

4月份到9月份,多场演讲竞选在联合国总部纽约举行,联合国首次采取了公开网络直播和所有联合国成员先集体投票的方式,将几位候选人的个人风采和气度公之于众。

“应该说两位候选人在公开竞选阶段,都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支持率都很高。关键是谁能搞定五大常任理事国。”在联合国经济社会部任职的莫林,一直关注着到底谁是她未来的新老板,她对《》如此表示。

而据英国《卫报》和美国《华尔街日报》等多家外媒披露,在五大常任理事国中,俄罗斯和一开始不支持古特雷斯的原因,一方面是俄罗斯坚持候选人来自东欧国家,另一方面,这位长期从事难民事业的候选人,是一位人权主义者。

而作为古特雷斯的竞争对手,博科娃精通俄语,而且在竞选的后面阶段得到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支持。直到10月3日,最终结果出现的前两天,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丘尔金(Vitaly Churkin)还在乔治艾娃的竞选发言结束后,信誓旦旦地表示,俄罗斯希望一位东欧女性来担任此职。

而究竟是什么让古特雷斯在短时间内,重新获得了俄罗斯和的支持,扭转竞选大局,成为他此次成功当选的关键?

对此,一位熟悉内情的联合国官员对《》独家披露说,“这其中不免一些外交筹码,对于俄罗斯来说,长期以来,尽管它在联合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和影响力,但是并没有一位来自俄罗斯的联合国副秘书长,而古特雷斯当选后,很可能给俄罗斯方面如此安排;而对于来说,在最近几年在维和事务上积极参与,已经成为派遣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之一,虽然目前在联合国经济社会事务方面已经有着诸多影响力,但是在维和方面还想继续争取一些重要职位,以扩大在联合国安全事务方面的影响力。”

另一方面,在古特雷斯的政治生涯中,他身为葡萄牙社会党的创立人的政治身份,也让他从一定程度上,容易得到社会主义国家的支持。“他作为曾经的社会党党首,与一些东方国家的领导人交好,在他做联合国难民工作时,也不止一次访问过。”

最终在安理会6轮的闭门投票中,古特雷斯以最后15个安理会国家(共20个)的支持(13票支持,2票弃权)胜出,比预期时间更早一步,获任下一任联合国秘书长。

古特雷斯更令人期待

新任联合国秘书长的消息一公布,联合部对于这位即将上任的新老板,就马上洋溢着高涨的欢迎和热情。“长达10年的联合国难民署高专工作呢,如此丰富的联合国工作经验,让他获得比当年潘基文刚刚上任时更多的尊重。”莫林说起新老板,一脸期待。

据了解,在过去10年的难民署工作中,古特雷斯担任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负责领导、协调全球难民事务。在任期间,他曾多次就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等国难民问题发声,呼吁发达国家作出更大努力,帮助难民接收国积极接纳难民。掌管难民署期间,古特雷斯的一大成就是机构内部改革,他削减了难民署在日内瓦的工作人员,同时提高了难民署的效率和紧急情况应对能力,颇受称道。

在难民问题上,他的身影和形象,早就在媒体和政治舆论中屡见不鲜。而这一次,多家外媒也对古特雷斯毫不吝惜溢美之词。

美国《时代》周刊认为,他比亚洲人出身的潘基文,更加熟悉中东事务和非洲地区冲突,而且性格上更加拥有个人魅力。“潘基文在任期间,也有一些显著成果,例如在气候变化方面的《巴黎协定》,但是同时,他软声软气的个性一直被诟病。”

欧洲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理查德?古万(Richard Gowan)则补充说,潘基文在如何处理安理会成员之间的关系上,也缺乏强硬之举,而古特雷斯则显得更能够相对独立。

这在他之前担任联合国难民高专领导人时,就已经有所展现,联合国媒体记者马克?古登伯格(Mark Leon Goldberg)回忆说,“几年之前,古特雷斯曾经在华盛顿的一个活动上发表过关于难民危机的演讲,在演讲中,他尖锐地批评了奥巴马政府对于安置难民的承诺。”“这并不是一种典型的希望获得美国政府支持他进行联合国秘书长竞选的方式”,“但是这没有影响到现在美国对他的支持。”

尽管现在还并不好说,在担任联合国秘书长之后,古特雷斯是否能保持之前的风格,还是更加灵活地周旋在世界大国之间;但是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接手这份被誉为世界上最难做的工作,这位新联合国秘书长所面临的世界形势并不比任何前任轻松:叙利亚危机持续多年未果、难民问题不断挑战世界人道主义底线、全球气候问题严峻、政治版图正在悄然更迭、地区性紧张和矛盾加剧……

正像此前一位联合国官员对这份工作所总结的:“这个职位上的人,很少有人享受工作;这份被赋予无限责任又毫无权力的工作,需要告诉所有人,包括那些和你一起工作的人,如何去工作。每当遭遇全球危机,他(她)需要毫无理由地去承担;如果发生了战争或者种族灭绝,就是他的错……当下可能没有人会感谢他,但历史会铭记他。”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奇里、莫林为化名)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