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加泰罗尼亚风波, 欧洲只会袖手旁观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1-10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2017年10月30 日,西班牙加泰罗尼 亚自治区首府巴塞罗 那,一名男子在加泰 罗尼亚政府宫外高举 自治区独立国旗。 自10月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举行非法公投以来,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前领导人普伊格蒙特及其4名助手的律师11月17

2017年10月30 日,西班牙加泰罗尼 亚自治区首府巴塞罗 那,一名男子在加泰 罗尼亚政府宫外高举 自治区独立国旗。 自10月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举行非法公投以来,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前领导人普伊格蒙特及其4名助手的律师11月17日对外表示,在对5人进行闭门聆讯的过程中,比利时检方要求立即执行欧洲通缉令,将这5人引渡回西班牙。

在半个月前举行的发布会上,普伊格蒙特曾充满希望地呼吁:“我们今天在这里,是因为布鲁塞尔是欧洲的首都……这个问题属于欧洲,我希望欧洲各国能做出反应。”虽然他一心想要抱上欧洲的大腿,却是妾有意郎无情,不仅欧洲各国不予承认,欧盟也无意接纳其成为会员国。

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11月20日接受西班牙《国家报》采访时直言,加泰罗尼亚形势已成为一场真正的灾难,自治区前领导层认为欧洲能在其与马德里的冲突中在自己一边真是大错特错。

由此来看,这场以加泰罗尼亚人民自决名义开始的独立运动,最终还是会落于西班牙内政的框架之内,而欧洲只会袖手旁观。

四面楚歌

10月27日,纷扰许久的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迈出大胆一步:当地议会以70票赞成、10票反对的结果单方面宣布从西班牙独立。然而,西班牙参议会随后召开紧急会议,启动宪法155条,宣布解散加区议会。距离这一“英雄壮举”发生不到72小时,被控叛国和煽动罪行的普伊格蒙特及其他4名高官就流亡比利时,剧情急转直下,独立运动大概率流产。

加泰罗尼亚宣布独立的当天,法国总统马克龙就表达了对西班牙首相拉霍伊的全面支持,意大利外长则表示他们“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认可加泰罗尼亚单边的独立声明,德国、英国等也表达了类似意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推特上表示:“对欧盟来说什么都没有改变。西班牙仍然是我们唯一的对话者。”

尽管欧盟的各种条约中并未明确规定成员国的部分地区宣布独立后要如何应对,一个名为“普罗迪主义”的不成文立场可能被沿用。普罗迪是欧盟委员会的前主席,曾两度出任意大利总理,他于2004年提出,“欧盟内部由分裂而诞生的新国家并不自动被视为欧盟的一部分。它必须要咨询欧盟委员会和欧洲议会的意见,并由欧洲理事会一致通过,再让所有成员国都批准它的加入协议。”

完全遵循这一立场将意味着,加泰罗尼亚即使独立,也与欧盟成员国身份无缘??它不能使用欧元,也不再享有欧盟内部市场相关的一切。这就像加泰罗尼亚政客Josep Huguet i Biosca所说的:在欧洲如果你不是欧盟成员国,那你就什么都不是。

一片反对声中,对加泰罗尼亚独立派伸出橄榄枝的只有苏格兰和比利时:前者虽未明确承认加泰罗尼亚的国家地位,但表示加泰罗尼亚人民“必须有能力决定自己的未来”;后者未在官方表态上支持,但其接纳流亡前领导人的暧昧行为已经是一种权衡之下的示好。当然,示好的还有俄罗斯媒体,西班牙外交部长甚至表示他们找到俄罗斯通过舆论战干涉加泰罗尼亚公投的证据。不过,这份意外的场外支持对加泰罗尼亚未必是福音。

民族自决?

欧洲主要国家及欧盟对待加泰民族主义者的态度,与分离主义的势头大小联系密切。在苏格兰、比利时,独立势力已成气候,前者正在筹划第二次独立公投,后者境内的弗莱芒地区一直蠢蠢欲动,鼓吹弗莱芒自治的新弗莱芒联盟已是比利时第一大党,自然对加泰罗尼亚惺惺相惜。

然而,对更多的欧洲国家来说,境内的分离主义地区,如西班牙巴斯克、法国科西嘉岛、意大利北部省份、英国北爱尔兰等都在潘多拉的魔盒之中,这些国家的政府绝不能因加泰罗尼亚而给的分离主义者授以口实。所以,尽管普伊格蒙特声称加泰罗尼亚问题处于“建立欧洲的价值观基础”之上,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对此事的看法已经打回了一个巴掌:“我不希望欧盟到明天就变成了95个成员国,我们要避免分裂,因为我们已经有很多分歧和裂痕了。”

历史上,加泰罗尼亚地区起初作为法兰克王国和倭马亚王朝的缓冲地带,一直享有较高的自主权力,并形成了独特的本地文化。1469年,它作为阿拉贡王国的陪嫁并入西班牙,在其后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西班牙内战等冲突中,该地区都试图趁乱恢复独立,却都押错赌注,功败垂成。好不容易等到1978年西班牙新宪法颁布,才重新建立自治政府。此次公投,加泰罗尼亚地区援引的法理依据是法中的民族自决原则。但民族自决原则是否适用于加泰罗尼亚的情形,上有很多不同声音。

波恩大学法教授塔尔蒙(Stefan Talmon)认为,要应用民族自决原则,要存在一个能援引这一权利的民族,而一国中,部分族群纵使有某种自我认同性,也不是法意义上的民族,不能援引自决权。

巴塞罗那大学宪法学教授阿波斯(Xavier Arbos Marin)向《》解释说,民族自决不是一种原则而是权利。按照联合国的表述来看,这种权利只能由被殖民统治的人群、或者因为归属某一个民族身份而受到压迫的人群所享有,“加泰罗尼亚的情形并不符合”。

但是,欧盟的建立难道不是为了超越民族国家么?卡内基欧洲高级研究员Richard Youngs撰文指出,欧洲应当有更好的应对策略,如果欧洲不能帮助缓解西班牙危机,整个地区都会对欧盟超越民族国家的高谈阔论丧失信心。如果欧盟在他们眼里只是一个现有政权的维护者,他们倒向反建制党派来表达自己声音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何破局

如果欧洲不介入,加泰罗尼亚下一步的破局只能靠西班牙自己。12月21日加泰罗尼亚地区将举行地区选举,而加泰罗尼亚的两大独派政党??普伊格蒙特所属的政党欧洲民主党和前副主席容克拉斯(Oriol Junquerasi Vies)所在的共和左翼党,都同意为此次选举提名候选人。此举被两党内的强硬派指责为对独立宣言的推翻。在2015年的议会选举中,由这两党及加泰罗尼亚民主统一党、左翼运动党组成的“一起说是”政党联盟成为议会第一大党。此次它们将分头参加12月的选举,民调显示目前共和左翼党的支持率领先。

11月4日,比利时法庭宣布,对于西班牙政府提出的引渡普伊格蒙特及其他四人的要求,推迟到12月4日再决定,这一时间距离12月的地区选举竞选运动开始只差1天。普伊格蒙特届时如何参与竞选活动将是一大看点。11月12日,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在政府宣布接管加泰罗尼亚之后首次访问加区,并接见了执政党人民党候选人哈维埃?加西亚?阿尔比奥尔,为其助选。人民党在刚刚被解散的加泰罗尼亚议会中席位排列第五。

对拉霍伊来说,尽快举行选举,打乱独立派的阵脚,是当下乱局中所能做出的最好选择。“对独立派来说,一样没有选择。如果他们抵制这次选举,他们就玩不了这个游戏了,所有来自公共机构的资源也会被剥夺。”阿波斯说。

但是,选举可以真正解决问题么?从目前的民调来看,倘若独立派联合一致,选票有望过半,西班牙政府如何接受这一结果仍未可知。而统派如想获胜,则需要人民党、党、公民党三大党派的席位加起来过半,但这三党除了在反分裂立场上一致以外,在意识形态上差别很大??人民党和公民党是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拥趸,反对现有的自治区体制;党则支持扶助小企业,更反对去加泰罗尼亚化。退一万步讲,即使三党获胜联合执政,政权的稳定性也存疑。

从民间来看,对立情绪尚未缓解,10月29日,约30万民众走上巴塞罗那街头反对加泰罗尼亚独立;11月8日,数千名加泰罗尼亚民众发起罢工,堵塞了近50处的交通道路,要求释放被监禁的独立运动领袖。12月的选举结果无论为何,是否能够服众,都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编辑 漆菲 美编 虎妹

pk10杀号软件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