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生产出现结构性短缺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10-20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2015年10月,市场传出消息,买家正筹划在澳大利亚竞购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约等于浙江省面积),连同近20万头牛,预计售价为3.25亿澳元(约合15.1亿元人民币)。 被认为有望中标的中资企业包括广州东凌粮油、上海鹏欣、上海证大和杉杉集团等。 英国《

2015年10月,市场传出消息,买家正筹划在澳大利亚竞购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约等于浙江省面积),连同近20万头牛,预计售价为3.25亿澳元(约合15.1亿元人民币)。

被认为有望中标的中资企业包括广州东凌粮油、上海鹏欣、上海证大和杉杉集团等。

英国《金融时报》对此评论,这凸显出中产阶层对肉类日益增长的需求。投资银行软件和数据定制服务商Dealogic数据显示,日益偏重肉类的饮食结构使得企业仅在过去5年就为食品领域的跨境并购支付近200亿美元。

事实上,近年企业赴海外投资农业已成潮流。

2014年底,伊利集团投资30亿元的新西兰大洋洲乳业基地建成投产,成为新西兰最大的液态奶和婴幼儿配方乳粉基地。该项目的婴幼儿配方乳粉运回的成本,也比内地生产低30%左右。

联想控股则在智利和澳大利亚投资水果生产基地。“在青岛我们种蓝莓,一公顷产1吨,而在智利一公顷产13吨。在一亩土地租金1200元/年,在智利土地买断是3000元/年。的土地腐殖质占0.2%,智利农场差的3%,好的达到15%。”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说。

农业企业纷纷“出走”的背后,是持续猛增的农产品需求与农业资源紧缺的尴尬,而且海外多种农产品比质优价廉,农业竞争力每况愈下。

需求猛增 结构性短缺明显

2014年,大陆粮食总产量60709.9万吨,增产516万吨,增长0.9%,已连续十一年增产。

但与此同时,内地去年进口粮食突破1亿吨。其中大豆7139.9万吨,三大谷物818万吨,大麦541万吨,高粱577.6万吨,玉米酒糟粕540万吨,木薯867万吨。

2015年夏粮实现“十二连丰”。但据海关统计,今年19月谷物及谷物粉进口量为2608万吨,同比增加81.2%。此外还有猖獗的粮食走私。

据公开数据,从1978年到2013年大陆粮食产量提高了98%,几乎翻了一番,油料提高近6倍,水果产量提高37倍,水产品产量提高了12倍多。从1996年到2013年肉类产量提高86%,禽蛋产量提高了46%,奶类提高4倍。

在此情况下,为什么仍大量进口粮食与农产品呢?

“现在养活人需要30多亿亩的播种面积,耕种了20多亿亩,从国外进口的粮食相当于使用了国外8亿亩耕地。”中央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俊在一次演讲中指出。这意味着,自身的农产品增速已经慢于居民需求增速。

而且,根据发达国家经验,对粮食与农产品数量需求的峰值还远没有到来。这主要取决于人口总量、城镇化、居民收入等因素。

2000年后,大陆人口平均每年增长600万700万人,每年需要增加350万400万吨粮食。

学术界对大陆人口峰值的预测在14亿到15亿人之间,这意味着未来20年大陆人口会增加0.4亿1.4亿人,粮食需求总量增加160亿560亿公斤。

按照政府颁布的新型城镇化规划目标,2020年城镇化率达到60%,2030年达到66%。也就是到2030年还会增加3亿城镇常住人口,届时会有10亿人口在城市。这将对农业和世界农业格局产生深刻影响。

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有着不同的农产品消费结构,口粮消费比农村居民少30%左右,但其他农产品消费明显高于农民,蔬菜高出28%,植物油高出24%,肉类高出50%,家禽高出136%,禽蛋高出87%,水产品高出两倍以上。

而动物性食品往往消耗更多的粮食,比如生产每公斤猪肉需要消耗6公斤饲料。

此外,工业用粮需求也不断增长。

“根据韩国、日本等的食物消费增长规律,大约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2万美元时,食物消费结构的转型升级才基本到位。我们离这个收入水平还有很大差距。”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表示。

数据显示,过去10年,大陆肉类消费增长了1/4,饲料占粮食总消费量的比例达到40%以上,植物油消费翻了一番,糖消费增长了125%。

“我们预计到2030年,的食物需求增速会减慢下来。未来20年,已经进入食物供需难以平衡以及结构明显短缺的时期。”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黄季?说。

大陆居民来港购买奶粉则透射出对食品质量需求的增长。

大陆有两亿多农户,40多万家食品生产企业,300多万个食品经营主体以及难以计数的小作坊、小摊贩,加上疲弱的监管,消费者难以建立信任。

增产代价沉重且难以为继

一方面是居民日益增长的食品需求,另一方面农业面临的资源环境、生产效益约束已达极限。

人口比美国多10亿人,但的耕地比美国少10亿亩。人口比印度多1亿人,但是耕地比印度少6亿亩。俄罗斯人口只有的十分之一,但耕地面积与相当。

用占世界8%的耕地、世界人均水资源的1/4,养活世界人口的20%。但是“目前所实现的生产能力相当部分是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的。”李伟表示。

据统计,单位面积化肥、农药使用量大大超过世界平均水平,化肥使用量从1990年的174.6千克每公顷,增长到2011年的351.5千克每公顷,利用率却比发达国家低20%。

有近一半的薄膜残留在土壤中,造成200400年才能降解的白色污染。仅在新疆使用薄膜的土地就达4700万亩,每亩地残留达到16.88公斤。

由于长期超采地下水,华北平原出现大面积漏斗区。1996年到2012年,减少耕地近1.3亿亩。目前有5000万亩中度和重度污染耕地仍在耕种,大部分在高产地区。还有6000多万亩陡坡耕地、4000多万亩严重沙化耕地仍在耕种。

最新研究表明,的雾霾和使用化肥有关。的化肥亩均使用量是美国的三倍,海量的氨氮导致土壤、水富营养化,氨氮挥发后形成微生物最好的培养基,这种以微生物为主的二次气溶胶颗粒和工业污染的气溶胶协同作用形成雾霾。“雾霾天气又严重影响作物的光合作用,产量势必下降,而且会直接污染农作物。”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表示。

如何去掉这些不健康的产能,促进农业资源休养生息,又不发生大幅减产,是对的一大挑战。

另一方面,随着工业化、城镇化发展,农业在用工、土地租金、农资、农机等成本快速上涨,与外出打工比,农民种粮效益不断下降。农业的竞争力每况愈下。

2004年到2012年,的稻谷、小麦、玉米三种主粮的土地成本年均增长达15.7%,人工成本年均增长10.4%,农资与服务费用年均增长8.7%,都高于同期三种主粮生产价格7.3%的增长速度。

“农民现在种一亩粮食现金收入大概754元,稻谷是939元,小麦是576元,玉米是794元,大豆只有476元。”韩俊介绍。

随着农业生产费用继续刚性上涨,农民种粮的积极性恐将继续受到抑制。因为在低价进口农产品冲击下,农产品成本上涨无法转化为价格上涨。

农产品价格全面倒挂

目前,主要农产品的价格开始全面高于国外农产品到岸完税价格。

国家粮食局局长任正晓9月在《求是》发文称,目前大豆、玉米、小麦、大米价格分别比价格每吨低1175元、923元、626元和1143元。另外,油菜籽的近期价格每吨高出市场5000元左右,糖配额内高出1400元左右、配额外高出500元左右。

随着成本上涨与进口增加成为新常态,如何维持农业的竞争力,成为一个现实问题。

“玉米、小麦和大米因为有关税配额限制,配额以外关税很高,今后三五年还不必过于担心国外廉价谷物冲击市场,2014年谷物自给率还是98%以上。”韩俊表示。

不过,市场也在自发绕过配额限制。近年进口的大麦、高粱、玉米酒糟粕等爆发式增长,目的就是替代玉米做饲料,2014年上述农产品进口替代了至少1000万吨玉米,与此同时,的玉米库存大幅度攀升。

形势更为严峻的是的油料、糖料与乳制品。配额以外的进口糖征收50%的关税后,仍比每吨便宜500元左右。美国一公斤鲜奶的收购价大约2元,澳大利亚、新西兰大约2.6元,的成本价是3.7元。一吨原料奶粉的生产成本比国外高出1万元。欧盟今年取消了实行31年的牛奶生产配额管理,目标就是进军等新兴市场。2014年进口乳制品201万吨,其中奶粉104.6万吨,奶制品进口占全球的20%。

在接受《》采访时,农业部农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宋洪远表示,出现外农产品价格倒挂,核心是农业竞争力不够,“指标有三个,单位产出率、劳动产出率、资源利用率。的亩产还可以,劳动产出率和资源利用率都太低,因为农民的耕地面积太小,没有拉长产业链,比如只重视粮,不重视秸秆等资源利用。”

丰益集团(益海嘉里)董事长、首席执行官郭孔丰对此有同感,“一个大米加工厂可以将稻壳燃烧发电,米糠榨取稻米油,而且稻壳可以提炼30多种附加产品。每年生产的2亿吨水稻按照这种循环模式加工,不仅可以增值1000亿元到2000亿元,还可以每年节约2000多万吨煤炭,减少30万吨二氧化碳排放。”

政府的托市政策也被认为是价格倒挂的重要原因。2004年以来,实行最低收购价和临时收储等政策,以稳定粮食生产。收购价逐渐上涨,农产品价格近年却掉头向下,最终出现价格倒挂,结果是进口激增与过多库存现象并存。

郭孔丰就建议政府应调整目前的高价收储政策,“政府取代企业,把粮食高价收到国库,庞大的库存不仅消耗大量财政资源,也影响市场正常流通,引发诸多严重问题,进入恶性循环。例如2013年东北曾出现80%的米厂停工,因为原料供应不上。”

不过,宋洪远认为不会轻易停止补贴,因为补贴同时起到收入功能,取消补贴,农民收入就会下滑。“所以现在提出要增加补贴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掌控农产品供应链

在农产品供求变化下,政府提出“以我为主,立足,确保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的新粮食安全战略。核心目标是口粮绝对安全,大米和小麦自给率基本达到100%。基本目标是谷物基本自给,自给率在正常年份保持在90%以上。

“通俗讲,就是有的要保,有的要放,有的多保,有的少保,要考虑比较优势。比如奶制品,你生产成本又高,质量又低,还不如进口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否则你费死劲都白搭。”宋洪远说。

“2014年,谷物、大豆、油料、植物油、糖、肉类、乳品等进口量近1.3亿吨,受消费结构升级、资源及环境约束等因素影响,保守估计未来10年上述农产品进口量将超过2亿吨,占到消费总量的20%。”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表示。

可以预期,在市场和需求的驱动下,企业与政府必将更积极地全球布局,以加强对农产品供应链的掌控,或直接投资海外农业。

2015年7月,新希望乳业作为最大股东与多家澳大利亚企业成立合资公司,计划投资5亿澳元(约合22亿元人民币),以奶牛养殖为基础,并在产业链上下游投资。目前,合资公司正建设万头奶牛牧场,未来10年内,将陆续投建两个万头牧场。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告诉《》,新希望近年积极在发达国家和优质产业带进行品牌、技术和资源合作。“6月份中澳自贸协定正式签署,意味着未来将有一系列针对双边贸易、合作的利好。我们认为这个时候该在澳洲做考虑了。”

根据中澳自由贸易协定,双方奶制品关税49年内将降为零,牛肉关税9年内降为零。

“合资公司建立后,可以依托澳洲丰富的资源、成熟的技术服务,为市场提供更多物美价廉的乳制品。”刘永好说。

事实上,2013年,新希望就收购了澳大利亚第三大牛肉加工商KPC。KPC年销售额超过30亿元,80%以上供应海外市场,是最大消费地之一。收购1年多来,KPC出口增长超过50%。

2014年11月,在中澳两国领导人见证下,新希望等20余家中方企业与20余家澳洲企业,共同发起中澳农业与食品安全百年合作计划。刘永好透露,双方企业拟在未来5年在两国投资100亿美元。“为高端的动物蛋白和食品安全做贡献,也为澳洲农牧资源对接海量市场奠定基础。”

的央企中粮集团则通过收购外资农业公司股权,强化对全球农业供应链的掌控。去年10月,中粮集团斥资30亿美元获得荷兰尼德拉和新加坡来宝农业的控股权,实际控制了110亿美元资产,获得26个国家的业务。

通过这次收购,中粮首次在南美等海外核心粮源地掌控了种植、采购、仓储、物流和港口产业链条。此前中粮的粮食进口几乎完全依靠日本、美国等粮商,比如进口大豆超过两成由日本丸红株式会社输入。“我们现在通过尼德拉在阿根廷一线直接从农民手中买到,大大提升供应链效率,提高对粮食安全和供应的保障水平。”宁高宁说。

中投公司5月宣布与中粮集团共同成立“中粮控股公司”,以打造农业投资平台。在保障与全球农产品供应方面,国有公司的海外动作只是刚刚开始。

今年6月,在巴西访问的国务院副总理汪洋赴桑托斯港口考察中粮集团投资项目。汪洋在考察后表示,“希望中粮在现在的基础上经营好,做好海外的供应链建设,形成自己的竞争力,对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发挥更大的作用。”

不过,在实施更积极的全球战略方面,大陆内部仍存在激烈争议:非口粮农产品主要依靠海外,是否也是一种安全问题?玉米、大豆、肉、奶等农产品供应或价格若出现大幅波动,居民生活势必受到冲击,能否承受?全球农业资源是否足够支撑未来需求?本刊联系采访过程中,一些采访对象就表示话题太敏感而谢绝。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