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圈:资本寒冬,即将回暖?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11-02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两年后,季晓博都难掩兴奋,他睁着大大的眼睛,抬高声调,绘声绘色地描述,自己居然还曾被电视台主动邀请录制节目。 现在回顾起来,对创投圈所谓的“风口”论,竖心科技CEO季晓博深有同感。 2015年初,他真正进入互联网创业圈,在北京通州一处水泥厂改建的商

两年后,季晓博都难掩兴奋,他睁着大大的眼睛,抬高声调,绘声绘色地描述,自己居然还曾被电视台主动邀请录制节目。

现在回顾起来,对创投圈所谓的“风口”论,竖心科技CEO季晓博深有同感。

2015年初,他真正进入互联网创业圈,在北京通州一处水泥厂改建的商办空间,做互联网定制家具项目。

当时,季晓博的一位朋友是无印良品“死忠粉”,特别想在该领域创业。他们调研后发现,定制家具的利润空间巨大,成本100元,市面上能卖到400800元,其中相当部分是店租成本。“新锐设计+互联网营销模式就可以杀掉这个空间。我们就决定,干吧!”

三位合伙人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并不熟识创投圈人脉。3月份项目上线,消息被发到一家很小的创投圈媒体。整个45月份各种邀约纷至沓来,纸媒、网媒、投资机构,南方某电视台还邀请其录制创业节目。“都没等我找他们,他们就已经扑上来了。当时真的就是在风口上。”

风口

2014年到2015年上半年,内地包括互联网家装等O2O创业项目就像今日的共享单车一样火爆。大牌投资机构主动跑来找创业者,了解融资需求,生怕漏过下一个“独角兽”。仅凭一个创意融资百万元的故事在创业圈到处流传。

“投资者也未必理性,但有个逻辑,什么热投什么,投10个,只要1个成了就成了。未必真懂你的行业,就套他的投资原则,符合就投,否则就不投。说只投人,有点扯。”

季晓博总结,往风口上踩不一定让你成功,但肯定会让你获得关注,成功概率就大了,至少入场会更容易,比如媒体和投资人主动去找,好风凭借力。

“现在你再做一个颜色的共享单车,照样有人关注。但是进入定制家具,难度就大了。”

也是2015年初,金明兴(化名)跳槽到北京中关村一个初创互联网项目。

当时从大公司离职,加入初创公司,成为互联网圈的潮流。几乎每天耳边都有同事、朋友跳槽的消息,薪资double(翻番);餐桌上大家为某某创业成功融资数百万元啧啧称奇。每个人都忍不住要冲进风口,万一自己是那只幸运猪呢。

金明兴加入的创业项目思路很简单,开发APP设计几款手机小游戏,通过玩游戏换优惠券的方式吸引大量用户,大量用户来了,投资也就来了。

果不其然,游戏落地的几个城市都玩疯了。这家公司轻松融到天使轮3000万元。

公司老板反应也很快,项目不能停留在烧钱赚流量,必须快速变现,方向就是做电商。那时很多初创公司认为做电商还可以做起来。

做电商一般分几种模式:一是线下导购,就必须做地推,与大量店铺去谈合作,成本高昂;一是线上导购,就是链接到淘宝,但这种模式必然被淘宝压榨至死,因为小公司根本没有谈判话语权,而且淘宝自己也有引流业务,并不想把“蛋糕”分给别人;剩下的就是独立做电商,这需要掌握工厂端资源。

该老板恰好有一些上游服装资源!

裁员

金明兴所在公司做了一段时间的服装电商,但并不顺利。

2015年上半年,内地O2O创业项目正红得发紫,有上门送药、送水果、按摩、做饭、洗车、洗狗、保洁、修马桶等等。

随后,公司又做起了上门送鲜花。因为老板搞到了鲜花资源,公司立马再次转向。

当时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附近到处都有“扫码一条街”,路边排满了各公司地推员工,中关村白领们吃完午饭,一路下载“兄弟公司”们的多个APP,就可以抱着花、毛绒玩具、可乐、抱枕、充电宝等一堆礼物回到办公室,然后把那些APP基本都删掉了。

“那会儿是所谓5元一个用户,一罐可乐5元嘛。创业方拿着数据就可以给资方看了。”

金明兴感到这家公司和老板太不靠谱,总是改方向,眼看着就是在烧钱,但是眼看着它就融到几千万元。“据说现在还没花完呢。”

2015年11月,金明兴跳槽到中关村另一家互联网公司。他考虑的是,这家公司知名度高,已经融资多轮,在圈里属于比较大的企业,不会轻易死掉。

这家公司当时已经有强大的流量和日活,面临的问题也是变现,办法也是做电商。

“绝大多数能想到的就是走电商,还基本没什么其他创新的商业模式,但是做电商又很难成功,有时还干不过人家微商呢。”

为此,公司专门组建了强大的电商团队,准备孤注一掷,杀出一条路来。

但是,时间窗口已经错过去了。

2016年下半年,金明兴就感觉到公司财务有些力不从心,因为做电商涉及的物流、仓储都很重,很烧钱。

到了冬天,这家已经融资多轮的公司彻底没有钱了,采购款拖欠,费用迟迟不能报销。

“供货商老催款,一般一个月内给钱,结果拖好几个月,好不容易要到钱后,就不再跟你合作了。”

最人心惶惶的是裁员。去年冬天的一个星期里,原本300多人的公司,陆陆续续裁掉五六十人,专门裁工资高的、可有可无的人。

虽然有赔偿,但公司里还是人人自危,大家都担心被裁,因为整个行业形势都不好。

“如果是20142015年,大家还乐意被裁呢,又能得赔偿,工作马上能找到,还能涨工资。但是去年冬天大批互联网公司都在裁员,所以很难找到工作,春节前招聘又少,一般就拖到春节后了,这一下可能就两三个月待业。”

一周的裁员终于结束。金明兴非常庆幸,他没有被裁。

更庆幸的是,进入2017年,公司明显好转了,各种钱能照常批下来了。“应该是又拉来了投资。”

但是,这没能阻止春节过后公司的离职潮,至今又有40多人离职,公司招聘也已只出不进。

“当年创业很火,大家都奔着高工资跳槽的。后来就发现小创业公司很多都不靠谱,不定哪天就死,所以接下来大家都想找一个靠谱的大些的公司。”金明兴说。

面壁

张迈(化名),某私募高级投资经理,最近工作不忙,闲下来就“面壁思过”。

2016年,作为体育爱好者,初入互联网体育投资圈,半年下来,张迈投了两个创业项目。现在看,和当时的预期差得很远。“再让我去投的话,我肯定不投了,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张迈介绍,经历了去年的资本寒冬,项目大量死掉后,资本方也在反思和复盘:谁投的,罚钱,扣年终奖。

在圈里混了一年,他也渐渐看出门道儿。目前互联网体育创业项目进入C轮的有两个,应该到了看公司利润的阶段了,从而为上市做准备。但是这些项目现在还是大量烧钱,根本看不到盈利变现的可能。“所以大家就觉得,你到了C轮又如何。”

甚至有著名体育项目,融资数千万美金,每年烧掉数千万元,但投资者已经骑虎难下,只能想方设法让其活下去。

在张迈看来,最近一轮的资本寒冬其实是前几年的创业过热引发的。

20122013年中国创业大潮开始涌起。当时内地制造业、股市、楼市全面低迷,长三角、珠三角老板们的资金纷纷涌入互联网创投圈,这些老板、大妈通过私募机构,将资金交给“85后”、“90后”,他们不懂这些小年轻玩的互联网,但他们相信其中必有马云、马化腾。

于是,大批不专业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循着钱味儿,纷纷涌入。

款多多CEO王文钢是圈儿里的创业老兵,他直言,正是这些不专业的创投者把行业搞乱了。

“不专业的老板,不专业的投资人,碰到的就是烂的项目、烂的CEO。但是这些CEO会炒作行业:我成功了,我融到钱了,我要高薪招人了。整个行业的成本就被拉高。所有人都不断吹泡沫。资金是有时间的,时间到了,钱还不上,大量投资者就会死。”

伪天使同样遍地。

某老板已经投资100万元,哪天着急用钱,又去要回50万元,一抽,创业者就死。

某老板投资500万元,但每个月只给50万元,10个月付清。理由是:我当年干矿就是30万元起家呀。还要求逃税、逃社保。

某新创公司规定每月10日发工资,但投资人常常打款晚一两天,三个月后,员工大量离职。

“类似笑话在圈儿里太多了。”

不管怎样,年轻创业者们最终还是凭借自己的创意,做出一款款APP,吸引了上百万上千万的用户。之前老板们以为,有了海量用户,怎么还挣不来钱呀;现在明白了,真的挣不来。

“大家越来越回归理性。创业者难受,拿不到钱;投资者也难受,有钱投不出去,就会影响自己的工资绩效,只好做做复盘、回顾,反思过去的投资决策。”

在张迈看来,资本寒冬对创业者和投资人完全是两回事。

以前创投圈过热,投资者盲动,创业者很容易就拿到钱。现在没那么容易拿到钱了,觉得不公平,就说资本寒冬,其实是推卸责任。他们的项目本就没那么吸引人,在正常情况下是融不到钱的。

从资本方看,是拿着大把的钱不知道投给谁,是资产荒。

“投资人也越来越聪明,知道太多项目不靠谱。很多创业者就是奔着骗钱来的。有人明摆着就说我女儿要留学,我准备骗1000万美金走人。”

结果是,一些创投基金已经不敢做股权投资,干脆暂时转型做债权投资。

“不管怎样,这次寒冬可能是好事,对整个社会和年轻创业者的教育空前深刻,难得这种社会性的血淋淋的教育机会。这批年轻人经历几年的激烈血战,会快速成长起来。与其让钱流到海外消费掉,还不如用来教育谁都不服的年轻人。”王文钢说。

股灾

“2014年2015年6月中国股市大繁荣,二级市场与一级市场联动,带动了创投圈火爆。随后,股市崩盘和IPO暂停等,导致创投泡沫也被刺破,所有项目被重新估值。这就好比一起车祸引发高速大堵车。”民生证券副总裁管清友告诉《凤凰周刊》,中国内地股市牛、熊转换,是本轮资本寒冬的主要原因。

2015年6月,中国股市爆发“股灾”。8月26日,全球股市大跌,美国三大股指均触发“熔断”机制。中概股更大幅跳水,截至收盘,百度重挫7.74%,微博跌幅在20%以上,一嗨租车、聚美优品、世纪佳缘等跌幅在15%20%之间。全球资本市场此后几次出现“黑色星期五”。

中国市场监管层推出应急性的“注册制延后”、“战新板暂停”、“借壳上市收紧”等,使得股权投资基金的退出渠道不畅。

一二级市场击鼓传花的游戏戛然而止,创投圈迎来寒冬期。

毕马威全球VC风险投资报告显示,2015年第四季度,全球风投交易数量为1742个,总交易金额从上季度的387亿美元下滑至272亿美元,交易数量创下2013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新低,全球仅出现12家“独角兽”公司,而上季度有24家。其中,中国第四季度风投金额降至72亿美元,较上季度下降29%;北美风投金额由上季度的208亿美元下降至141亿美元。

据清科集团旗下私募通统计显示,2016年中国创业投资市场共发生3683起投资案例,同比微升6.9%,其中披露金额的3419起投资交易共计涉及金额1312.6亿元人民币,仅比2015年多19.2亿元人民币,但平均投资金额仅3839万元人民币,已达到近10年来最低水平。

天量资本一夜间离场,创业公司们只能选择裁员、收缩甚至死去。

20152016年,即便曾经呼风唤雨的BAT也集体缩招或停招。

滴滴与快的、滴滴与优步、58同城与赶集网、大众点评与美团、携程与去哪儿,从“相杀”到“相爱”有的只短短几天,目的是减少烧钱。

生鲜、养车、外卖、家政、美业、教育、旅游、出行等创业领域出现大规模裁员倒闭潮。爱鲜蜂、乐视、58同城、360、新美大等公司纷纷传出裁员和变相裁员消息。

阿里巴巴移动事业群国际业务总经理叶智聪告诉《》,即便在印度这样的新兴市场,近期也在经历所谓“资本寒冬”,一些“独角兽”公司估值也下调修正。

“之前全球市场都有些过热,现在不光看你的故事、数据、流量,更看你的变现能力。这些公司的经营管理也在不断修正,花钱更谨慎,更注重盈利。市场在从粗放阶段向精细阶段过渡。”

与此同时,中概股回归受阻,进一步放大了行业资金面紊乱。

王文钢回忆,20132014年中国概念股在美国资本市场就不再那么“朦胧美”了。美国投资者不再炒作中国概念,转而聚焦谷歌、苹果等本土公司,而非遥远的似懂非懂甚至数据造假的中国公司。

“2014年出现新三板这种怪胎,同样一个细分领域,赴美国上市的大牌公司居然没有在中国的小公司的市值高。大家就很不平衡,怎么一些很烂的公司都能在资本市场耍幺蛾子呢。”

于是,大量中概股公司启动从美国退市、私有化,回归。

不幸的是,一部分较晚启动回归的公司没有踩准窗口期,正赶上行业下行和“股灾”,只能暂时硬挺。

以近日准备在A股上市的奇虎360公司为例,大概在三四年前,360准备从纽交所退市。

2016年7月,360在纽交所退市前一日市值约80亿美元,完成私有化时估值达93亿美元。截至今年3月30日,A股的乐视网市值约638亿元,市盈率97倍。据此前中金公司测算,360在A股上市后市值将达3800亿人民币(613亿美元),比私有化时估值暴涨近7倍。

不过,360回归过程可谓历尽艰辛。先是2015年“股灾”当头一棒,后是2016年人民币汇率波动,影响其私有化交易。

回暖?

“浪头一来,你能闻到钱味儿。”春江水暖鸭先知,经验老到的王文钢预测,新的行业周期正在到来,虽然他的互联网+珠宝首饰项目去年连续融资3轮,丝毫不感寒意,真格基金、真顺基金、蓝色光标等十多家机构均有注资。

2016年下半年以来,IPO审批加快,A股IPO批文的速度由此前的每月一批、两周一批过渡到每周一批。创业板原本要求年净利润2500万元以上的公司才有资格排队上市,后改为净利润1000万元,门槛大幅降低。今年两会期间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也提出“对科技板块率先采取注册制”。

3月底,奇虎360即正式宣告将在A股排队完成IPO。

据清科研究中心,2017年一季度中企上市147家,其中境内上市135家,创历史新高,赴境外上市数量显著降低,VC/PE支持企业数量同比上升240.9%。

在美国,知名投资机构Upfront Ventures合伙人Mark Suster所做报告发现,美国风险投资市场目前呈现出蓬勃发展之势,比如Snap已启动上市申请,AppDynamics被思科以37亿美元收购。

“在20172018年,我对创业者的融资情况持有非常积极的态度。当然不排除特朗普的某些行动会影响我们的好状态。”

他指出,虽然2016年的美国风险投资已经减少,但这一空缺正由外来投资人和企业填补。英特尔、高通、通用汽车等企业增加了风险投资动作。过去4年,企业风险投资的总数从61个增加至131个。甚至儿童教育电视节目《芝麻街》如今也拥有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基金。“超过50%的企业风险投资人表示,他们计划在2017年做更多的投资。”

王文钢介绍,创投圈的投资模式一般是,投资人寻找若干家老板,募集若干亿资金,锁定5年左右较长时间,之后回馈高额回报。因有时间限制,一旦某年资金投不出,投资人压力增大,第二年就可能更疯狂地投。

“圈里有句话,钱都投不出去的投资人就是废物。因为你就是干这行的,投错了也得投呀,投不出去的话,说明你都不敢投。”

老板们也会向投资人施压。伴随近期经济回暖迹象,这些生意人更能感觉到,就会督促投资人:经济都回暖了,赶紧投啊,眼瞅着有几个好行业啊。

多位业内人士预测,今年下半年创投圈可能逐步迎来回暖。

不过,张迈也有些忧虑。“现在楼市调控,天量资金无处可去,我担心创投又会疯。上一次疯也许是正常的,因为市场不成熟。这一次疯可能就不太健康了,有一部分人考虑的可能是骗到钱后跑路移民。”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