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版特朗普” 能否为中菲关系“解套”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10-17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当菲律宾总统选举计票结果显示稳操胜券后,年过七旬的杜特尔特驱车来到父母坟前,低声呜咽道:“帮帮我,妈妈,我只是个无名小子。” 虽然我的很多菲律宾朋友之前未必看好他,觉得他这人太草根,说话也不着边际,还常常爆粗口。但这或许是因为他们身在局中,

当菲律宾总统选举计票结果显示稳操胜券后,年过七旬的杜特尔特驱车来到父母坟前,低声呜咽道:“帮帮我,妈妈,我只是个无名小子。”

虽然我的很多菲律宾朋友之前未必看好他,觉得他这人太草根,说话也不着边际,还常常爆粗口。但这或许是因为他们身在局中,可能看得不够清楚。从我的角度来看,敢做敢言的杜特尔特之所以能够得到民众拥护,证明菲律宾人民迫切渴望国家能够变革。

这位性格强硬、说话“口无遮拦”的新总统,会将菲律宾带往何处?几近谷底的中菲关系在他上任后能否回暖?

强力政策推行不易

之所以说杜特尔特的当选在我意料之中,是因为菲律宾的选举一向不按常理出牌,经常会有一些“奇葩式人物”脱颖而出。被称作亚洲“民主橱窗”的菲律宾,选举过程往往充满娱乐性,无论拳王、明星、草根都能成为候选人,比如过去的明星总统埃斯特拉达。与其他东南亚国家相比,菲律宾的选举更像是一场嘉年华。

虽说菲律宾是一个典型的政治王朝国家,100多个家族控制着菲律宾的命脉产业,但在总统候选人的问题上,往往胜出的不一定是家族成员。这种悬念或者出其不意的事物在菲律宾大选中似乎也成为一种“新常态”。

杜特尔特来自菲律宾南部重镇达沃市,做了22年市长,是地方官员出身。这也是近几年亚洲国家选举的一个普遍现象,反映了亚洲的政治发展趋势。比如印度总统莫迪来自于古吉拉特邦,印尼的总统佐科来自于雅加达省,他们都是执政经验丰富、且颇受地方民众好评的地方官员。

随着世界政治中心的东移,亚洲地区迎来新的崛起,亚洲各国民众对领导人的要求也变得更加实际。所谓实际,即民众最看重的是一国领导人能否干实事,是否有能力真正让国家改变,给百姓带来实惠。从这个意义上说,杜特尔特的出现顺应了这股潮流。

由于经常口无禁忌,外界老把杜特尔特与现在很火的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相提并论。他们的确有一定相似性:比如“大嘴巴”,与传统精英格格不入;但又都是实干家,一个是商人出道,一个是扎实的地方官。不过,杜特尔特本人似乎不接受这种称呼,他评价特朗普说:“他就是一个心胸狭窄、执拗莽撞的家伙,而我不是。”

位于棉兰老岛的达沃市,是菲律宾第三大城市。不过,那里安全状况堪忧,抢劫、暗杀等犯罪现象猖獗。杜特尔特执政之后,大力整治社会治安,他的铁腕手段也受到基层民众的推崇。因此当他竞选时,其主要竞选纲领包括在六个月内消除全国的罪案,杜绝贪污。

从地理位置来说,达沃属于政治版图中相对边缘的地方,经济也相对落后。如此来看,杜特尔特与中央权贵的关系似乎不够强,但据我了解,他其实得到很多传统精英的支持。比如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就是他的坚定支持者,也是其选举的重要操盘手。

此前的总统选战中,杜特尔特曾把自己定位为“反建制、有办法”。就在选举次日的5月10日,杜特尔特向外界透露了自己的施政计划,表示在内政方面将大幅改革行政治理体系,将过于集中在中央政府的权力下放到地方政府;将自己在达沃市任市长期间的治安治理经验推广到全国。而据《菲律宾商报》5月12日透露,杜特尔特还承诺上台后会签发行政令,实施信息自由。

不过,这些政策能否被推行,还有待时间的检验。虽然他在地方被评价为雷厉风行,但这样的强力方式拿到中央,能否被各方接受并支持,仍待观察。

在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问题上,虽然阿基诺三世力图参加,但对于菲律宾来说时机未必成熟。目前12国已经签订了初始协议,但各国议会还没通过,如果菲律宾提出现在加入,可供其谈判的条件实在有限。杜特尔特似乎从未提起过这一点。对于TPP议题,目前菲律宾意见并不统一,未来哪一方得到的支持更多,钟摆效应可能就会更强。

中菲关系势必好转

谈到对华关系,新政府上台后,中菲关系一定会有改变,只是变多变少的问题。因为阿基诺三世执政6年来,中菲关系跌入谷底,无论谁当选,这种状况必须要改变,才符合中菲两国人民的利益。目前来看,杜特尔特过去对华提出的意见虽然有一些偏激的东西,但总体来说还是友好的;而且杜特尔特和还有一重私人渊源:他的祖父是福建人。

很多人关心,由于所谓“南海仲裁案”,下任政府的对华政策是否会受到现任政府政策的牵制。事实上,阿基诺三世之所以提交南海仲裁,也是一个摆脱政治负资产的手腕。我个人认为是弄巧成拙。他试图借此为自己在南海问题上“解套”,避免自己成为菲律宾的历史罪人。但如今来看,这个仲裁案明显不合时宜,无论结果如何,他之前想得到的东西也未必能得到。任何一边倒的决议,都会让对其合理性、专业性提出质疑。据我了解,菲律宾也在评估这个仲裁案带来的影响究竟是好是坏。

如此来看,杜特尔特的立场与前任还是有差异的。他曾表示,如果当选菲律宾总统,在南海争议水域问题上将与进行谈判,而非诉诸战争。比如,会继续延续目前的多边讨论方式解决南海争端,如果这一方法在两年内无法取得成效,他将选择与进行双边对话。

不过,现在杜特尔特在国会拥有的力量还不够强,或许这会对他之后颁布一些政策形成牵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认同他的议员应该会慢慢增多。

毫无疑问,现在中菲关系的症结在于菲律宾方面,也就是现任阿基诺三世政权。他在外交上的双重政策,尤其是彻底偏向美国的举动,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菲律宾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沿岸国家,应该借机加强与的经济联系,造福两国甚至沿线地区人民,这是未来中菲关系发展的必然选择。

当然,与其他声索国相比,当前菲律宾更加依赖美日市场。是后来者,但我们也可以利用我们的优势,利用良好的贸易关系,在搁置南海争议的情况下开拓新的合作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未来中菲关系受到外在因素的影响会比较大,比如菲律宾新政府当中,新任的副总统很可能是如今执政的自由党推出的候选人,外界认为其对总统的决策会有牵制和监督作用。对中方来说,应该主动出击,通过构筑两国人民之间的交流渠道,促进相互了解。从政府层面来看,应当多走动、多通风,无论菲方谁上台,不用过于在意这个人以前说过什么话,但一定要对其准确传递我们的观点,使其在评估对华决策时更客观、更友好。

(记者漆菲 采访整理)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