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之后部分东北军人抗争史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11-30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九?一八”之后部分东北军人抗争史 被遗忘的抗日义勇军将领 文/ 胡博 1931年9月19日上午8时许,吉林省城,东北边防军驻吉副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熙洽召开了吉林驻军团以上军官的军事会议。他告诉与会军官,沈阳和长春已经在19日凌晨被日军先后占领。他要求各

“九?一八”之后部分东北军人抗争史

被遗忘的抗日义勇军将领

文/ 胡博

1931年9月19日上午8时许,吉林省城,东北边防军驻吉副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熙洽召开了吉林驻军团以上军官的军事会议。他告诉与会军官,沈阳和长春已经在19日凌晨被日军先后占领。他要求各部队长能严格按照边防军司令长官张学良的“不抵抗”命令以约束所部官兵,不使9月18日晚在沈阳发生的“不愉快事件”继续扩大,一切静候南京中央派员与日军交涉解决。

第682团团长冯占海十分反感这一命令,但他还是遵命行事,并于20日奉命率部撤离省城,移驻到永吉县境的官马山待命。不料一天后,代理张作相行省主席职务的熙洽率领省府各军政机关人员迎接日军入城,将吉林省土地尽数交给了日本人。冯占海于22日上午获知熙洽叛国投敌的消息后,当即召集所部营长以上军官开会,他义愤填膺言明自己必将抗日到底的决心,希望部属都能随他一致行动。与会各军官对未来有不同的计划,众说纷纭,没能立即形成统一抗敌的意见。

一名军官大声喊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眼看着日本人侵占国土,我们随时都有家破人亡的危险,此时再不出来齐心协力抗击日寇,更待何时?我誓言追随团长抗战到底!”这名军官的态度非常明确,他的话坚定了大部分军官投身抗战的决心。全团军官纷纷表示愿意跟随冯占海一致抗日,收复丢失的国土。他,就是时任第682团中校团附的邓乃柏。

汇聚抗日力量准备一战

第682团又称东北边防军驻吉副司令长官公署卫队团,其装备在驻吉各部中最为精良,官兵素质都是上上之选,战斗力是省军之最。第682团虽有抗日决心,毕竟势单力孤,无力以一团之众抗击日军和众多伪军。

冯占海率部向哈尔滨方向靠拢,那里的两个旅驻军尚未投敌,且北满重镇哈尔滨人口众多、土地肥沃,便于作为复兴基地。由于长途跋涉,有士兵以为要逃跑,便私自带着枪械返吉林打游击。为了稳定军心,当部队于10月下旬转移到松花江岸附近的老营盘镇时,冯占海集合全团官兵,用他洪亮的嗓门发表讲话:“凡我军人理当效命沙场,报国卫民,虽洒血捐躯亦不为憾。从即日起,我团官兵誓举义旗抗倭讨贼,义无反顾!”

邓乃柏等3000余名官兵报以热烈掌声,并举枪齐呼:“驱逐敌寇,还我河山!”、“拥护冯团长抗日!”、“打倒熙洽!”等口号。会后,由冯占海领衔,邓乃柏等署名发出抗日讨逆通电。

10月31日,部队抵达舒兰县城整补。为严肃军纪,冯占海从特务连抽调一个排作为纠察队,由邓乃柏指挥日夜在城内巡逻,如有发现违反军纪者一律就地枪决。此举得到了城内商民的赞赏,为筹集军粮也提供了方便。地方土匪宫长海(绰号宫傻子)和姚秉乾(绰号双山)两部相率前来接受冯占海的指挥。同时,不愿附敌的第670团代理团长王锡山也率领所部抵达舒兰。数路军队合兵一处,使冯占海的实力日益壮大起来。

1931年11月12日,吉林省临时政府在宾县宣告成立。冯占海闻讯后派人前往联系,表示愿意服从临时政府的指挥。此后,由张学良授权,冯占海被任命为吉林省警备军司令,所属部队统一改编为警备军。原第682团扩编为警备军第1旅,由冯占海兼任旅长,邓乃柏升任警备军参谋长兼第1旅副旅长,王锡山、宫长海和姚秉乾的部队分别改编为第2、第3、第4旅,王、宫、姚三人任旅长。此时全军有一万五千余人,分驻舒兰、五常、阿城三地。

保卫北满重镇哈尔滨

吉林省临时政府的成立以及冯占海部的逐渐扩大,使熙洽和日军感到了威胁。从11月开始,熙洽便不断调兵遣将进攻冯占海部,但每次出击都被打得狼狈逃窜。为解决冯占海,熙洽调兵在拉林仓设伏,成功将冯占海亲自带领的补给车队包围起来。冯占海陷入重围,幸得所部官兵用命死战才能突围而出,但第1支队长杨树森、特务连长邓喜泰和众多官兵壮烈牺牲。

冯占海因拉林仓失利十分沮丧,但在邓乃柏等人的劝解下决定集中兵力反攻伪军于琛澄的北满铁路护路军。此时,冯占海得到了吉林省代理主席诚允的急电,电报要求冯部驰援哈尔滨。如哈尔滨有失,宾县政权必将不保。冯占海连夜召开军事会议。会中,邓乃柏力主发兵哈尔滨,必要时即便放弃根据地,也要力保哈尔滨不失。冯占海认为此说有理,便出动全部兵力开赴哈尔滨。

1932年1月22日,冯占海率领的吉林警备军抵达哈尔滨外围的蜚克图。冯部是客军,冯占海带着几名亲随入城面见代理驻吉副司令长官的李振声,请求让部队入城,并分配守城任务。不料李振声对守住哈尔滨态度冷淡,他甚至以“不再过问军事”为由将冯占海请了出去。

本应是哈尔滨保卫战总指挥的李振声临阵退缩,冯占海大为失望。在邓乃柏的建议下,冯占海分别派人与李杜、丁超、邢占清、赵毅四位旅长取得联系,并统一了保卫哈尔滨的意见。随后众人公推李杜为总指挥,由李、丁、邢三个旅守备哈尔滨城防,由冯占海的警备军守备外围的三棵树至南岗一线,赵旅守备双城堡。气温已降至零下三十几度,官兵在郊外依然严阵以待。

1月27日凌晨,于琛澄的伪军终于来了,他们兵分两路向宫长海旅负责的新发屯、姚秉乾旅负责的南岗发起进攻。宫长海指挥所部将伪军吸引到东南方的墓地,依靠着坟包和壕沟展开顽强的阻击。打了一上午,伪军毫无进展。于琛澄不甘失败,将进攻兵力增加到两个旅。宫长海旅兵力有限,又受到伪军机枪火力的压制,伤亡增大。同时,姚秉乾旅的压力也变大。

为保证防线稳定,冯占海和邓乃柏各率一部骑兵分头驰援。他们大喊:“同胞们不要帮助敌人打自己人啦!”“赶快反正参加义勇军!”“不要为日本人和于大头(于琛澄的绰号)卖命啦!”等口号从侧翼突入敌阵往返冲杀。伪军阵脚大乱,于下午2时许大败而逃。当天晚上,伪军团长田德胜率部在三棵树阵前反正,更使伪军士气大乱。

28日凌晨,于琛澄集中兵力向李杜旅的上号阵地发起猛攻。冯占海立即命令宫长海旅从后面进行包抄,再次将伪军打得丢盔弃甲。见伪军战败,冯占海与邓乃柏等人又带着部队展开追击,一路将伪军驱赶至阿城以南地区。

2月5日,日伪军集结兵力第二次对哈尔滨发起进攻。邓乃柏在这次防御作战中不幸身负重伤,他被冯占海派人急送到宾县治疗。哈尔滨沦陷后,宾县受到威胁,邓乃柏又被转送到方正。

千里跋涉,突围整编

1932年6月22日,冯占海在收复榆树后正式打出了吉林抗日救国军的旗号,部队被扩编为6个旅、7个支队。由冯占海任救国军司令兼第1旅旅长,宫长海任副司令兼第3旅旅长,赵维斌、姚秉乾、杨文麟、王锡山分别担任第2、第4、第5、第6旅旅长。伤愈归队的邓乃柏被任命为第1旅副旅长兼第1团团长,实际负责全旅的指挥。

为建立抗日根据地,冯占海命邓乃柏指挥第1旅在勃利设立根据地,由参谋处长张纯玺辅佐,为前方作战的部队提供一切所需。有了坚实的后勤基地,冯占海带着部队在牡丹江沿岸的广大区域里驰骋沙场,让日伪军为之胆寒。

1932年9月10日,冯占海率部攻打吉林省城。日伪军为保省城不失,倾尽全力调兵遣将。经过两昼夜激战,冯占海终未能打下省城,伤亡1万余人。日伪发起反攻,开始对冯占海的“第二次大讨伐”。冯占海为免遭包围,决定先向西转移后向南撤入热河境内。时间紧急,冯占海命令邓乃柏率领留守勃利的部队自行南撤,待到热河境内再予以会师。

邓乃柏先抵达延寿,顺利地收编了当地的伪警,但位于城北的红枪会却十分抗拒。该地会首绰号“一撮毛”,因左腮有长毛而得此名,据闻他身着戏服,背插四面龙旗,自诩关公转世,不吃熟食,以小米充饥。

为免遭威胁,邓乃柏亲带两名护兵前往“觐见”。会首见邓乃柏竟敢只带两名护卫来见他,当时就产生了佩服之意。见面后,邓乃柏晓以大义,历数日伪占领期间的种种劣迹,激发了会首的爱国情怀,终使其转变态度,并主动要求参加“冯家军”。此后经冯占海授权,将该部改编为红枪大队,成为一支有生力量。

经三天休整,邓乃柏率领部队继续出发。一个月里,部队不断遭到日伪军的袭击,战斗时有发生,没人知道什么时候能够休息,什么时候又会突然与敌军遭遇。邓乃柏与张纯玺等高级军官不断鼓舞士气,坚定所部官兵的抗日决心,终于在一个月后艰难抵达扶余。

扶余县城有伪军一个团和日军一个宪兵队,义勇军因此遭到了顽强的阻击。为了不使城内百姓遭到伤害,决定不用山炮轰炸,采取夜间偷袭的方式。经商讨,邓乃柏以红枪大队为主力,借夜色攀登城墙成功。城头伪军士兵见状,纷纷表示愿意反正。在这种情况下,东门得以被迅速打开,邓乃柏随即指挥部队一拥而入,日伪军见大势已去被迫向南门逃窜。一场原本有可能成为恶战的战役,以伤亡60余人的代价迅速结束。

部队进入扶余城后,邓乃柏为了严肃军纪,当即下达“部队除留部分收缴敌人物资外,其余撤到城外,官兵不得擅自进城,违者处决”的命令。接着他重赏红枪大队的勇士,并为阵亡官兵在松花江西岸的一块荒地上建坟竖牌,以兹纪念。在经过两个多月、三千里的艰难跋涉,邓乃柏率领的部队终于在12月上旬抵达热河省建平县下洼镇,与冯占海的主力胜利会师。

戎马一生,悄然退场

邓乃柏,字敏修,1898年出生于河北省大城县白杨桥村(现改名白洋桥村)的一户耕读之家。邓家世代以耕读为生,邓乃柏自幼秉承祖训,先后在村两等小学堂学习。1913年,邓乃柏考入天津私立南开中学继续学业,不幸因家道中落无法支付学费而被迫辍学返乡务农。

邓乃柏渴望求学,不愿意一辈子务农,遂于1918年初只身北上,投奔时任吉林陆军第1混成旅副官长的叔父邓春和。经叔父介绍,邓乃柏于同年5月考入随营学校学习,1919年1月又考入吉林陆军模范营当学兵。在学期间,他因成绩优秀,被吉林督军鲍贵卿授予军刀一把。1920年1月,邓乃柏被派到吉林陆军补充团第1营第1连担任准尉司务长。

邓乃柏于1921年6月考入东三省陆军讲武堂第三期步兵科深造。当时的讲武堂教育长便是熙洽,邓与熙也因此有了师生之谊。讲武堂当时实行的是日式操练,教官大都是日本留学归国的军人,所用教材也都是日本军事学校的有关课本,这使邓乃柏受到了当时较为领先的军事教育。与此同时,他还与同学冯占海、黄显声等人结识,成为知交。

1922年5月,邓乃柏学成毕业,因毕业成绩名列前茅,被张作霖授予一把军刀和一个水壶,以示奖励。此后,邓乃柏在张作霖的部队中历任排长、连附、连长、队附、副官、参谋等职,因为人正直、清廉而在吉林驻军中颇具知名度。“九?一八”事变后不久,东北边防军驻吉副司令长官张作相正在北平公干,这使公署参谋长熙洽成为吉林地区的最高领导人。而邓乃柏出于民族大义,在自己长官的对立面。

1933年2月长城抗战爆发时,冯占海部被国民政府改编为第63军,冯任军长兼第91师师长,邓乃柏被任命为少将副师长。热河全境沦陷后,邓乃柏随部转移到河北怀柔休整。此后旅长宫长海因故离部,姚秉乾因克扣所部士兵薪饷而被执行军法枪决,第63军的人事有了很大调整。同年12月,邓乃柏奉命兼任第202旅旅长。

1936年4月,第63军番号被撤消,所部并编为第91师,冯占海降任师长,军部军官也纷纷降级到第91师任用。在此情况下,邓乃柏“急流勇退”,主动让出副师长的位置,自请降任少将参谋长。

抗战全面爆发后,邓乃柏随部在河北与日军作战,但第91师受“西安事变”牵连而遭到中央军歧视。在中央“掺沙子”和排挤之下,邓乃柏于1938年2月愤而辞职避居闲居,此后担任过东北挺进军招抚处长、第2集团军兵分监部科长、参议。他1947年12月退出军界后寓居开封,1952年去世。

好彩网免费资料大全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