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举报上级后被带走52天 免职者反被重用背后隐情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11-29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通过一部摄像机,董志国拿到衡东县委副书记谭建华的赌博铁证。 2015年7月4日,他聘请的私人侦探跟踪到南岳华天宾馆,通过布置在窗外的摄像机,捕捉到牌桌旁的谭建华,甩着成沓的百元钞票。 董志国匿名举报至衡阳市纪委,不久,谭建华被免职。 2015年7月4日,

通过一部摄像机,董志国拿到衡东县委副书记谭建华的赌博铁证。

2015年7月4日,他聘请的私人侦探跟踪到南岳华天宾馆,通过布置在窗外的摄像机,捕捉到牌桌旁的谭建华,甩着成沓的百元钞票。

董志国匿名举报至衡阳市纪委,不久,谭建华被免职。


2015年7月4日,衡东县县委副书记谭建华(立拿钱者)被偷拍到在一家酒店里赌博


“侦探门”的前半段,衡东县河西管委会办公室主任董志国“完胜”。不过这位副科级官员没有意识到,他已经捅开了马蜂窝。

2015年8月10日,举报者董志国被警方带走,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监视居住,52天后的9月30日,他才回到家中,监视居住也并没有解除。董的家属和律师质疑,“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不适合本案。法律专家亦指出,董的行为构成这个罪名,法律依据不足。董志国的律师周振文认为,警方采取的“监视居住”行动,程序存在不当。截至昨晚,衡阳市相关部门未对以上质疑作出回应。

据国内最新报道,2015年9月30日,被带走52天之后,董志国回家了。欧雅琴一看丈夫,双腿一软,哭了。

一个月没有理发、刮胡须,丈夫“看着像个叫花子”,穿着一件她从未见过的黑色上衣,瘦了20多斤。丈夫对他说,黑衣服是他“在里面”掏钱让工作人员代买的。

8月10日,衡东县河西管委会办公室主任董志国被警察戴上手铐时,穿的是灰色T恤衫,深色牛仔裤。被带走之后的二十几天里,丈夫因为什么被带走、被带到哪儿去了、经历了什么,欧雅琴一无所知。她只是模糊地意识到,“丈夫被抓,源于一次匿名举报。”

县委副书记赌博被偷拍

被举报的人叫谭建华。

公开信息显示,2013年8月,谭建华从衡阳市雁峰区调往衡东县,任县委第一副书记,协助书记处理县委日常事务,分管河西新区工作。

2015年7月28日,衡阳市纪委官方网衡阳反腐网发布消息:据群众举报,2015年7月4日,衡东县委副书记谭建华与他人在南岳某宾馆以打扑克形式赌博,衡阳市纪委立即调查,查实后研究决定,给予谭建华党内警告处分,并建议免去其衡东县委副书记职务,免职程序正在办理中。

这距离谭建华到任衡东县不到两年。这条短消息在衡阳本地多个论坛、贴上迅速传播,引发热议。“群众”举报的关键证据是一份偷拍的视频。

媒体从董志国家属处获得的这份视频种,共计6.53G,20段视频,有3gp、MTS、mov、mp4四种录制格式,监控时间从上午11点持续到晚上8点30分左右,拍摄地点为南岳华天大酒店。

那一天是星期六,谭建华身穿粉色条纹的短袖衬衫,边看手机边走出电梯,侦探紧随跟拍,直到后者走进房间,画面晃动得厉害。

私人侦探从窗外拍摄,有对牌场的全景画面,有针对谭建华的特写镜头。牌桌旁最多的时候4人打牌2人观看,有三次,谭建华从牌桌的抽屉中抽取或放进百元人民币,张数无法看清。

晚上8点半的视频最为清楚,谭建华抽出一叠钱,数出一部分,扔给左侧的光头男子,随后起身走到茶几旁,从包里抽出一叠白色纸条包扎好的百元人民币,用右手捏着,甩给光头男子。

偷拍的私人侦探是董志国雇佣的。董志国就是那个匿名举报的“群众”。

在衡阳上下纷纷猜测这个神秘“群众”之时,董志国还像往常一样,开着他的二手帕萨特,穿过一段黄土飞扬的路面,每天按时出现在河西管委会二楼的办公室。


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河西管委会正门


“公章”惹出的仇怨

董志国和谭建华的办公室,在同一栋楼里。

?水河穿过衡阳市衡东县,河流以西,是该县近年来打造的新区。新区成立了河西管委会与湖南富城新区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两块牌子一套人马”,河西管委会主任何岳龙说。

何岳龙解释,河西管委会是一块牌子,他担任主任,为搭建融资平台,搞好建设,成立了湖南富城新区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根据去年县里的安排,公司都要由副处级以上的干部兼任,所以他兼任投资公司总经理,县委副书记谭建华兼任投资公司董事长。

2013年之前,谭建华、董治国二人并无交集。从职位上看,两人隔着两个级别??管委会办公室主任董志国只需对河西管委会主任何岳龙负责,而何岳龙则把工作汇报给县委副书记谭建华。

河西管委会两位知情人士透露,因为工程问题,谭建华不满董志国在合同上的盖章,而董志国认为,盖章是经过管委会开会后形成的统一意见,自己并不需要越级向谭建华汇报。两人曾在电话中多次言语不和,在办公室还发生过激烈争吵。“谭建华手伸得比较长。”一位知情人士称。

在以上两位人士眼中,差着两级的董志国,直接和县委副书记起冲突,比较罕见。公章的事,董志国的妻子欧雅琴也有印象,一次散步,她听董志国和同事说起谭建华要收回他的公章的事,她追问,董志国说“你别管”。后来,董志国告诉家人,工作上,谭建华总是拿言语刺激他,并威胁要收走公章,撤掉他办公室主任的职位。

家人事后分析,这是董志国花钱雇侦探调查并举报谭建华的一个重要原因。董志国的好友单鹏也记得,一次喝酒,董志国向他抱怨,工作无论怎么做都不能让领导满意。

据最新报道,关于两人的个性,河西管委会一位工作人员评价:“董志国不世故,是那种一根筋的人。”谭建华的行事风格,河西管委会一位人士的印象是:做事雷厉风行,有冲劲,但也比较强势,喜欢训人。

衡东县吴集镇某村一位村支书描述,在一次全镇村支书参与的反四风会议上,有人在会场打电话,谭建华当场骂人,会还没开完下台就要走,乡党委书记在后面帮他提包。

这位村支书说,这让他觉得不舒服,在台上讲反四风,包却还要别人提。他因此顶撞了谭。也有河西管委会的人士认为,谭建华“所有工程都要插手”、“特别关心工程发包”。但谭建华不以为然。

对于“干预工程”,9月24日,谭建华说,自己当时兼任公司董事长,按规定十万元以上的事都应该由他决定,“对外招投标工程如果说连我这个董事长都不知道,你觉得正常不?”他还举例,某个上百万的招投标项目是违规的,他接到投诉后叫停了。

但他还是因为“赌博”被免职了。

同样被免职的还有另一名官员。衡阳市南岳区纪委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透露,当天与谭建华打牌的另一名公务人员是南岳区规划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曹彦轩。曹彦轩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并免去其所任职务,该消息在南岳纪委官方网南岳纪检监察网通报。

9月24日,衡阳市纪委发言人龙亚春介绍,举报者匿名举报到省市两级纪委,案情并不复杂,违纪事实清楚,领导干部只要是以盈利为目的打牌的,一律免职。“你是国家工作人员跟了你也没话,只要你做的事情光明磊落。”龙亚春认为。


原任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县委副书记的谭建华,因为被举报赌博而遭免职


免职者被重用 举报者被抓走

很快,事情翻转了。

8月21日,一个名叫“衡山科学城”官网上,谭建华的名字出现在《市工商联率异地商会赴科学城考察》的稿中,该稿配有图片,此时他已是科学城管委会筹备组负责人。这距离谭建华被公布免职的消息,不到一个月。

资料显示,衡山科学城是由衡阳市政府主办的现代生态智能科学新城,占地20万平方公里,预计投资300亿元,力争在“十三五”末形成产值550亿元。

9月24日,位于衡阳市雁峰区岳屏镇的衡山科学城工地上,大型机械轰鸣,工人们在紧张地施工。领导值班表上,谭建华的名字在列。

“被人家跟踪了,我不服气。”对于这次牌局,谭建华耿耿于怀,“人哪个没有八小时(工作)之外?”他解释“有些特殊原因”,打牌的宾馆是他哥哥开的,而且其中两位牌友是亲戚。“如果四个是亲戚,怎么打都可以。”谭建华说。

对于和董志国的矛盾,谭建华说,“有这么大的意见,全省在我看来只有这一例。”谭建华说,在被董举报之前,他并没感觉两人有矛盾,“如果说一个工作上简单的批评,要采取这么激烈的手段对付我,难以置信。”

谭建华承认曾打过电话给董志国,警告他“哪些事应该报哪一级同意,有多大的权限,如果不按规矩办事就要收回公章。”不过这是拍了视频以后的事。

对于被免职后立刻“异地上马”,谭建华表示,目前他的职位没有正式任命,能够在免职的特殊的情况下,协助副市长牵头科学城工作,“市委还是用心良苦。”

一位衡阳官方人士分析,组织上对谭的处分仅为警告和免职,因此,谭的平级调动还算正常,但将衡阳市重点打造的项目交给他牵头,实际上是重用。

而匿名举报者董志国却被警方带走。

据政府部门一位知情者透露,被带走的还包括长沙一家侦探公司的多名侦探,警方从董志国的办公室搜出了一份双方合作协议,董为此项侦探花费约十万元。董志国花巨资雇侦探调查上级,妻子欧雅琴说,她此前都不知道。直到警察来上门搜查。

欧雅琴回忆,警察两次到过她家,一次是在董志国被抓的当晚约11点钟,三四名警察搜遍了屋子,未查到与案件有关的信息。但欧雅琴模糊地知道,丈夫涉嫌与获取信息有关的犯罪。

第二次,根据董志国的交代,警方从家里搜走了两个红色U盘,为确保无误,欧雅琴要求在自家的电脑上公放一遍,并复制备份。

一次举报,怎么就成了犯罪嫌疑人?欧雅琴不解。

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

令欧雅琴更不解的是,丈夫被抓走的20多天里,她并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书,甚至不清楚涉嫌何种具体罪名,采取哪种强制措施,以及关押的地点。

还有一个问号是:举报时是匿名的,怎么身份就被查出来了呢?在辩护律师周振文的介入下,衡阳公安部门提供了《监视居住决定书》。

周振文说,这份法律文书的纸张,还是在办案人员说缺纸的情况下,他从自己包里掏出的草稿纸。

决定书显示,衡阳市公安局在侦查“被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时,因案件情况特殊或者办理案件的需要,采取监视居住措施更为适宜,2015年8月11日,对董志国作出监视居住决定。

周振文质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我国并没有“被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这项罪名,周振文分析,此处或为笔误,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去掉“被”字。

这项罪名,用在董志国的行为上适用吗?

西北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冯卫国认为,董的行为构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法律依据不足。冯卫国解释,根据现行刑法规定,该罪涉及的信息范围是特定的,即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本案显然不属于这一情况”。

此外,家属和律师质疑,衡阳警方的办案程序也存在问题。

《监视居住决定书》中显示,决定对董志国执行监视的居住地是衡东县白莲镇新街××号(户籍地址),由衡东县公安局白莲派出所负责执行。

周振文介绍,而实际上,董志国的被监视居住地,是在衡阳市枫树林宾馆,宾馆右侧大门紧锁且有专人把守,系衡阳市纪委专门的办案场所。

周振文指出,《刑事诉讼法》对监视居住有明文规定,应当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处执行,无固定住处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不得在羁押场所、专门的办案场所执行。

9月7日,周振文向衡阳市公安局提出申请,要求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或在犯罪嫌疑人住处监视居住,并要求会见董志国,均未得到正面回应。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彭新林认为,本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出台了《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进一步明确了各项律师执业权利保障措施,“该案是打新规定的脸。”

结合被举报者谭建华的被重用,对案件实体和程序上的质疑,董志国家属认为,这已不是监视居住,而是限制人身自由。怀疑董志国被抓是“暗箱操作”、“打击报复”。

对于以上质疑,截至昨晚,衡阳市公安局一名主管宣传的李姓负责人称,暂未收到此案汇报材料,拒绝接受采访。多次拨打衡东县纪委负责人电话,均无人接听。

“举报无错,方式欠妥”

昨天,董志国第一次返岗上班了。

他的很多同事知道,此前,为审查董志国是否有经济问题,办案人员调走了河西管委会的账。9月22日,衡东县纪委书记龙朝华在河西管委会通报了这起案件,认为这是董个人的行为,不要因为提走单位的账就人人自危。

但董志国的不安,妻子欧雅琴能看得出来。国庆这7天,丈夫的睡眠不好,他经常晚上醒来,坐在床边。

直到现在,公安部门仍然在对董志国监视居住。董志国认为,举报谭建华赌博的事,他并没有做错,只是方式欠妥。但董的一位同事认为,他以这种调查方式举报,实际上破坏了某种潜规则。

针对这起“侦探门”案,反腐专家李永忠认为,对于类似的侦探式反腐,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法治秩序,违反程序正义,如果助长这种方式,对法治和不利。

西北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冯卫国表示,为了打击对方而雇人秘密跟踪调查的行为,是一种有悖政治伦理甚至可能违法的不健康行为,应当加以约束,但在没有其他严重情节的情况下,对董志国的这种行为治罪,有违罪刑法定原则。

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家庭灾难,董志国的父母至今都难以理解那些晦涩的政治与法律关系。在父亲董瑜福的期望中,只要儿子扔掉锄头,不再像他一样做农民就是祖上积德了。

9月22日,母亲肖瑜芳指着电视机说,衡东县电视台播出,举报违纪违法会有500到1000元的奖励。“为什么我儿子做了这些事还受罪?”“不晓得电视台说的是真是假?”老人嘟囔着。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优府网】官方微信(微信搜索“优府网”或“uninfmedia”关注)


最好的找情人交友网站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