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华山会议”激辩大陆政策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10-28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7月25日,民进党召集第二次“华山会议”,其正式全名是“事务委员会对中政策扩大会议”第二场次。会议由前“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主持,主要针对“如何处理九二共识”进行讨论。 “华山会议”因民进党中央党部所在地邻近台北华山文创特区而得名,年内一共规

7月25日,民进党召集第二次“华山会议”,其正式全名是“事务委员会对中政策扩大会议”第二场次。会议由前“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主持,主要针对“如何处理九二共识”进行讨论。

“华山会议”因民进党中央党部所在地邻近台北华山文创特区而得名,年内一共规划了九场,从政治、经济、、安全等面向切入,全方位讨论大陆政策。7月4日,民进党主席苏贞昌亲自主持第一次“华山会议”,但并未如外界所预期的激起政治风浪。

这次让外界颇为注目的是,民进党竟然邀请蓝营曾任国安会秘书长的苏起作为引言人,围绕“九二共识”,与绿营大陆政策主要智囊陈明通上演了一场短兵相接的蓝绿对决。

蓝绿场外交锋

1998年民进党第一次大陆政策大辩论时,苏起就曾应邀参加,当时他还是“总统府副秘书长”。这次应邀赴会,有媒体问他,“民进党不接受九二共识,你会让他们接受吗?”苏起说,“没关系,意见不同所以要谈,意见都同,就不用谈了,这个时代是沟通的时代。”

同样担任引言人的还有绿营大陆政策重要智囊、台大教授陈明通;他和苏起也是“陆委会”前后任“主委”。这场华山会议,竟成为前后“国安会秘书长”、前后“陆委会”主委同台争锋的“论剑”之局。

此外还有民进党“民间诤友”前立委沈富雄和海基会前秘书长陈荣杰应邀参会,一共4位引言人。马英九重要智囊、亚太和平研究发展基金会董事长赵春山也低调参会,他全场并未发言。

由于是闭门会议,嘉宾步入会场前被媒体包围。陈明通有备而来,一开始就先对媒体开炮,“澄清”《联合报》记者撰发当天见报的,其中文字“据了解,1992年曾实际参与香港会谈的海基会前秘书长陈荣杰,以及民进党执政时期的‘陆委会’前主委陈明通都认为,事到如今,民进党不宜说‘九二共识’不存在,甚至应该承认‘九二共识’。”陈明通强调,他从未接受该记者访问,所报道内容“错误”。

陈明通2008年5月卸任“陆委会”主任后,不再接受媒体访问,岛内媒体多有不满。但陈明通一意坚持,这次斩钉截铁地“澄清”,一来重申谢绝受访;更重要的是,报道内容说他立场大转变,他对此郑重否认。

“澄清”过后,陈明通话锋一转,开始大篇幅指出,去年7月20日马英九当选国民党主席后,回信给习近平的贺函里面,用了2005年“宋胡会”对九二共识的界定,那是“口头表示坚持‘一个’原则,没有各表”。他质疑国民党人、马英九:“一直坚持的‘一中各表’怎么不见了?怎么跟国人交代?怎么跟国人说明?”

陈明通强调,九二共识是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坦白讲已经走入历史,现在根本不需要处理,马英九自己在贺函中已经把“各表”处理掉了,现在马英九用“一中框架”跟北京连结,民进党再讨论如何处理九二共识,实在很讽刺。

会议尚未开始,场外的论述就透露绿营无意接受“九二共识”。当媒体询问苏起“九二共识在马英九执政后已经逐渐被消灭掉了?”,苏起表示“没有这样的说法,我没有听说这样。”媒体追问,“‘一中各表’已经不见了?”苏回说:“不会,不会,不会,台湾常常过度解读一些很小很小的现象,我觉得我们要看潮流,不要看这些浪花。你每个浪花的解释都不一样,媒体做得很过瘾,但错失了整个大潮流。”

热闹精彩的闭门会议

闭门会议历经近3小时。会后由“事务部”主任洪财隆和发言人郑文灿向媒体通报会议内容。据指,苏起发言重点在强调九二共识的关键在“互信”而非文字。他表示,如有互信,用“九二共识”或其他名词都可以;如没有互信或失掉互信,念几次“九二共识”恐怕也没有用。

“互信”不是一句空话,要有内涵,要经过一段时间并透过很多言行的互动才可能建立。苏起举例说,台湾对大陆的基本要求是1.不急统;2.不武;而大陆对台湾则要求1.不独;2.全党共识。不独是大陆底线,也是红线。全党共识的意思是只有个别领导人或派系的立场是不够的,而要全党大体一致;如不是全党共识,这个共识就不稳定,说变就变,大陆没有领导人愿接受这样的豪赌。

苏起表示,2005及2008年,国共能有互信是因为经过政党轮替后的大量接触交流及深入了解,国民党认为北京没有统一的急迫感,也没有动武的意愿;共产党则确认国民党不会走“台独”路线,而且全党一致,内部支撑力够,不必担心陈水扁的“四不一没有”才两年就转成“一边一国”的前例再发生。既如此,国共就有互信,但这个互信仍是初步的、薄弱的、模糊的。“九二共识”因被痛批多年而累积了一定的知名度,加上它本身的模糊性,就被选来表达这个初步的政治互信。换句话说,互信是水下看不见的冰山,而九二共识只是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先有互信,才有了九二共识的名词。有了政治互信以后,两岸也才能安全稳定,经济合作,外交休兵。

苏起对民进党提出诚恳的建议。他说,贵党与其思考如何处理九二共识或创造新名词,不如思考如何建立民共互信,在没有国民党作为缓冲,而双方底线必然激烈碰撞的情况下,民共究竟要如何相处才能双赢。如能建立民共互信,作为桥梁的名词不难产生;如不面对这个互信的难题,仍只聚焦在九二共识的名词争执上,难题恐依旧无解。

他同时引蒋经国当年痛苦地认识到“反攻大陆”不再可能,所以毅然决然推动政治、经济,乃至大陆政策的改革,建议民进党也要让理性超过感性,寻求全党“不独”的共识。

陈明通的发言则延续他会前的论述,“九二共识不存在,也不需处理”。他再次强调民进党认为没有这样的共识,因为北京的九二共识是“一个原则”,不承认台湾的九二共识是“一中各表”;但是,2013年“吴习会”,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送上“一个架构”定位两岸关系,以此取代九二共识,台湾人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民进党有什么替代方案,可以建立两岸互信基础,让两岸可以进行交流?陈明通在会中提出“维护现行国家体制、建立合情合理两岸关系”,作为替代方案。他说,台湾现行国家体制就是经过民主化的成果,“宪法”虽然从大陆来,跟大陆有一定的连结,但也经过7次修宪,在增修条文所呈现的是“宪法一台”,也是呈现民主的程序,因此现行国家体制应维护,也代表现状应被维护。

至于合情、合理处理两岸关系,陈明通表示,合情要合乎实情,也就是两岸分治分立;合情也要合乎民情,包括民意的主流与民主的程序。他强调,合理就是要符合文明的标准,要符合的规则,来处理两岸关系。

第二场“华山会议”,除了苏起和陈明通所代表的观点激烈交火,现场还有60人22人次的发言,确实“热闹精彩也有不少火花”。

主持人邱义仁表示,民进党必须撕掉“逢中必反”标签,拟定策略面对北京,让人民相信民进党有能力处理两岸问题。目前党内对九二共识替代方案诸如“宪法各表”、历史文化感情、台湾前途决议文、强化“中华民国”地位认知等,都不够全面;因此,民进党应在追求和平、民主基础上,找出九二共识替代方案。郑文灿则说,对已被放弃的九二共识,民进党今后不会再回头处理。

“民共交流”还需凝聚共识

第二次华山会议在岛内引发的关注,超过首次会,其影响还在继续发酵。但问题在于,观点交锋之后,是否为民进党带来新的思考,有助于其大陆政策的转变?

去年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总统”败选,外界颇多议论,认为蔡英文其实输在政策、败在九二共识。苏贞昌出面收拾战场,当选民进党新一任主席之后,面对各方期待他在大陆政策上有更明确清晰的表态,宣布重新启动“事务委员会”。

2013年6月24日,谢长廷在赴香港参加座谈会前,举

行“两岸关系发展与创新”记者会。

重启“事务委员会”,本为化解外界对民进党“逢中必反”的批评,以及提出民进党新的两岸论述和策略。当时内外气氛都对谢长廷兼任主任委员颇多着墨,但苏力排众议自兼召集人,并没有给谢这个舞台担纲主秀。因此,民进党“事务委员会”虽然成局,苏贞昌聚集党内要角,让9位大佬分任“事务委员会”委员,但此举只是平衡各方,并未能凝聚大陆政策共识。

谢长廷即使心有不爽,也只能按捺。自那以后,他频频就大陆政策出招:去年10月,亲赴北京与国务委员戴秉国晤面;今年6月,又以旗下基金会董事长身份与社科院在香港举办座谈会……种种举措都让党主席苏贞昌坐立难安。

苏贞昌本人始终不在大陆政策转向上轻易表态。7月4日,委员会首次召集大陆政策的“华山会议”,题目为“台湾对中政策的核心价值与愿景”,即由苏贞昌主席亲自主持。会议的确引来不少关注,但由于基本结构不变、选举时机不到,蔡英文甚至另有行程先行离开,致使这次会议只激起些许浪花,并未卷起风浪。

依民进党规划,年内9次“华山会议”将分别由9位“事务委员会”委员轮流主持,包括召集人苏贞昌,前民进党主席谢长廷、游锡、蔡英文,前民进党秘书长吴乃仁、前“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高雄市长陈菊、台南市长赖清德。

早在5月份民进党召开全代会前夕,以“立委”为主的党内中生代提了两个提案:其一是郑丽君等40席民进党立委全数联署支持、党内中壮世代推动的“台海人权决议文”;其次是民进党立委高志鹏、吴秉、李俊、林佳龙等人,也在全代会中提案建请“党中央”针对大陆政策举行辩论,扩大党内参与、广纳各方意见,以凝聚党内对大陆事务的共识,并建立党内大陆政策的对话机制与平台。

全代会因时间来不及处理,党主席苏贞昌裁示交中执会研议。表面上这两项提案都未处理,事实上已经达到政治意义,即党内中生代不愿意大陆政策仍操在党内九大佬之手。由于民进党失去执政地位已经五年,党内中生代对政治舞台的急迫感较之大佬更为焦急,这也反映出他们在争取大陆政策话语权的积极和冲动。

民进党中央因应这股趋势,原想借“华山会议”堵住攸攸之口,展现扩大党内参与大陆政策讨论的诚意。不过,召开第一、二次会议之后发现,党内人士及青壮代立委参与者少,郑丽君、陈其迈、萧美琴及其他党内要角都不见人影,原先要求大陆问题大辩论的立委高志鹏等人,也是一场都没到。前立委林浊水更建议,民进党应举行3天3夜的共识会议,讨论民进党的路线及面临的实质问题。

大体而言,党主席苏贞昌的立场就是《台湾前途决议文》;谢长廷则多次清楚表态,他主张的“宪法一中”即两岸各自以宪法为互动的基础,“中华民国宪法”也是目前岛内蓝绿的最大公约数;亲蔡英文的党内中生代如郑丽君等,则鼓吹建构一套与大陆公民即广大人民互动的论述,将民共交流扩大及于大陆。

除此之外,前民进党“事务部”主任、现为绿营台湾智库执委的赖怡中提出另一种思路,以国家次区域合作层次建立两岸对接,也就是台湾的都会区和大陆的都会经济区相接轨,例如升格后的“台南都”和大上海,另寻一种经济合作的可能。当然这最好是由担任县市首长的绿营人物操作,如台南市长赖清德就刚率团赴香港进行城市营销。

民进党“事务部”主任洪财隆表示,大陆政策扩大会议第三场次的主题为:“如何因应因素在台湾”,将由“前行政院长”游锡主持。无论题目为何,主持人为谁,综上所述,可以理解为:民进党内各股势力都不愿放弃大陆政策这个政治舞台,但民进党的大陆事务不必然等同于“民共交流”,在大选之前,此一议题仍在党内凝聚共识和激荡论述的过程中。

博彩公司05520永利娱乐场

相关的主题文章: